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正能量系列]失业的程序员(四) - 沈逸的IT专栏---shenyisyn

[日期:2013-03-19] 来源:  作者: [字体: ]

注:本文原型为作者的好友们,全文不完全代表作者本人的意图.


本系列前章:失业的程序员  (一)    (二)  (三)

应网友要求,第四部会比较"啰嗦“和详细,请谅解。

(一) 关于加班

今天早上我破天荒的六点就醒了过来,平时喜欢加班起的都很晚。说起“加班”,其实那不叫加班,总感觉深夜写程序很有感觉而且心境很好,原因有二:

     一是没有太多干扰,我的工作室所在地的是一个“鱼目混杂”且是这里不知道哪个国营厂员工宿舍改造的”豪华商务CBD“办公楼,在我左手隔壁是一个看起来不入流的婚庆公司,白天经常旁若无人的在练习“上台主持”的功力,练就练吧还要拿个话筒,我经常听到的是老板娘在模拟新娘老板在模拟新郎,下面的估摸有3-4个员工挨个模拟主持人,老板娘对员工要求很高也很严格,经常在"模拟司仪"完毕后就传来老板娘"这婚我不结了,重来"的声音,看来现在做哪行都不容易。在我右手隔壁是一个摄影器材店,老板是一个摄影控,平时很少有人会爬楼梯来他公司看摄影器材,所以生意绝对很清淡,不过老板很想得开,没生意时老来我这,夸我长得很立体夸我的组员长得很抽象,要我们给他做摄影作品的主人公,有时实在没办法我只能答应他几次,因为我怕他老是”未遂“后来偷拍我们,这活太恐怖了。

    二是在深夜是我们程序员小宇宙最容易爆发的时刻,往往这个时候写的程序有很有灵性执行效率很高,我在做数据统计这个功能时,很多好的数据抽取算法都是在深夜出锅的,时间一长我就很欢喜这个深夜加班的过程。组员有时也陪我加班,不过他不抽烟,由于办公室空间小,时常被我呛得脸都变形了。组员告诉我,万一哪天他不幸被熏的”升天“了,叫我去"膜拜"他时不许抽烟,我应了。

    总的来说,创业环境差了点,不过租金便宜是王道,我一直幻想哪天能去真正的CBD租一个套间。对于深夜加班我说两句,大家能不半夜加班就不要半夜加班,就算不得已也只能偶尔为之。超过30周岁或更多你就一切都懂了或者再也不会懂了。

    (二) 简单的回忆

     我快速的起床刷牙,我用手机短信借助中国移动向组员说了一下今天我外出不去办公室,组员没回,我估计他还在睡觉。今天我摊上两件大事,一是我要去猪刚烈那,因为上次他发邮件说有急事找我,我回了他一个”哦“之后一直没有付诸行动,我打算今天去一下。第二件事摊的更大,后天是学姐的生日,买个礼物是必须的。

    我想起网上流传的被恶搞了很久的图片。叫做”YD的一天又开始了“。好吧,开始了。

    早上八点,我通过步行、挤公交、一路小跑等一系列手段,终于又来到我阔别了快半年、曾经奋斗了有四年的公司。一切都还是那么的熟悉,我想起刚进公司时面试是学校组织的班级前10名定向面试,我被指定上午8点去这家公司某地点进行初试。早上由于赶的太急,迟到了,最囧的是带了3份纸质简历中其中一份还是舍友的。第一轮面试才5分钟我便被通知回去”静候佳音“,由于我当时过于粗犷简历上竟然没写手机号码,我说”领导,我把手机号码留给您吧,到时候您打给我”,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年纪但已经被我称为领导的面试官大手一挥,说“没事,不用的,你先回去。放心吧,我们会联系你的”。

       当时的大学生真不能用简单的粗犷、粗暴、无知、善良、天真来形容。面试前一天我估摸认为即将快有工作了,我估摸着认为一上班立即就会发工资啥的,一激动把身上剩余的零花钱全部用在那天晚上的一顿同学聚餐上。在“静候佳音”的第三周,我已经靠着舍友饱一顿饿一顿很久了,正当绝望之际,我的导师来找了我,说那家公司喊我去复试,说一直联系不上我只能找了学校的老师。后来我才知道,最终把我的简历从碎纸机旁拯救出来的正是当时技术部真正的老大:猪刚烈。当然猪刚烈的名字是我后来帮他取的。而那个面试官领导三年后成为了我的下属。

  (三) 关于猪刚烈

     到了公司上班后我才发现,猪刚烈不仅是技术部的BOSS,还是公司老板的远的不能再远的亲戚,以至于都说不上叫啥辈分了,但人家就是亲戚。地位很高,尽管他真的不是很懂技术,但他是公司公认的技术“No.1",项目会议上他是大家默认的"admin",猪刚烈指定的项目经理,那是老板都不敢随便换的。而我,技术很愿意下苦功钻研是一方面,很重要的一个方面是因为我很“立体”的长相,在客户那很有亲和力也看起来很有“创意”,于是我竟然苦干了三年不到也成为了部门第一项目经理。(作者客串插话:程序员要往上升,技术固然很重要,但是不要忽略客户的因素,凡事亲和、谦虚一点绝对没坏处,不要老是用“我认为、我觉得、呵呵、哦”之类的语气助词回应客户。客户喜欢你而为你说一句好话胜你无私的加100年的班)

    猪刚烈忽悠项目的能力一流,他的常务工作就是以技术部总监的头衔和公司新老客户互动,时不时的大家会发现原来的老项目竟然被猪刚烈忽悠瘸了于是要升级、本来一个简单的新项目被猪刚烈忽悠成了两个、客户酒后的一个YD的想法竟然被猪刚烈忽悠成了一个软件需求、软件的维护费经常被猪刚烈从10%一直忽悠到20%。这是我不得不佩服的地方,其实世上本无软件,秦朝没有软件照样统一中国货币,清朝没有软件照样整整齐齐的入关,我们光荣的伟大的正确的"有关部门"不用软件部署照样赶走岛国侵略者。而软件到底是什么,说到底是把人的想法通过信息化的手段固化起来,怎么固、固到什么程度、什么时候该固、固完之后要不要再固、固和不固产生什么样的效应,这些是我们想创业或即将创业或正在创业的程序员要正确拿捏的技巧,不懂这个根本谈不上创业的基本条件,创业绝对不是只要技术就好的事情。这个和”反反复复修路造高架、反反复复拆迁造新楼“是一个道理,所以不局限于程序员行业的程序员创业才是真的创业。

      请原谅我上面说了一连串”语无伦次“的胡话,若有不认同,勿喷。

      当然猪刚烈的管理能力(包括项目管理能力)也是大家公认的“No.Max"。以至于后来部门的项目业绩都是靠包括我在内的三个项目经理联合真正辛苦的程序员码农们撑起了大部分,很多项目被猪刚烈弄得虎头蛇尾弄得客户叫苦连天,于是我是擦屁股擦的最多的一个项目经理。老板碍于“亲戚”的面子也不能多说猪刚烈,而是经常在公司会议上"很玩笑、很有内涵”的说我“很可能”是将来部门经理的接班人哦~~。

      这也是后来猪刚烈和我产生“项目管理上有分歧、技术理念上有偏差”矛盾的主要原因。以至于,我在最后一年的个人评分上始终被猪刚烈扣上,“工作有松懈、好大喜功、技术上没有长足进步”的帽子。

     程序员其实最怕的就是当你在满头大汗的做实事的时候,突然上头来给你乱扣帽子,简直就是捣乱啊。

     想到这,我又开始觉得挺讨厌猪刚烈。

   (四)和猪刚烈的交谈

       原谅我激烈的回忆了这么大的一段,因为猪刚烈对我原来和后来的影响真的很大。当然这是后话。

       我敲门,我幻想着迎接 猪刚烈讽刺的表情和得意的神态。

       猪刚烈估计等了很久了。立马开了门。我已经做好迎接各种猪刚烈面部表情的准备。

       没想到猪刚烈非常的热情,一边开门迎我进来,一边给我泡茶,还递了一根“九六至尊”给我。

       我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很疼。不是在做梦,我真怕是加班加多了,产生幻觉。

       “现在怎么样,听说你成立自己的公司了啊” 猪刚烈没等我点燃香烟就迫不及待的开腔,我真不知道猪刚烈是怎么”听说“我成立公司的。难道是组员?我的天,我回去一定”酷刑逼供“这厮。

      "猪总消息好灵通啊。都是小打小闹,肯定比不上在您的领导下光辉的。”我由于回忆太多失口喊了“猪总”,幸好猪刚烈本身姓“朱”,发音是一样的。

       "就别谦虚啦,你在我这一直我最看好的好苗子啊,我知道你出去一定会有大发展。”猪刚烈昨天一定吃蜜糖了。

        "呵呵,呵呵,哈“ 我实在不知道猪刚烈葫芦里卖什么药,于是甩出了网络回复用语中的”杀手锏“助词。

        。。。。。

       接下来是两个人持续两分钟的沉默,大家猜我们在干啥?我告诉大家:”抽烟”。

       猪刚烈看我不主动搭腔,他估计憋不住了,开始讲了一大通乍一听”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我事后整理了一下再加上我的润色后是这样的,原来自从我走之后,另外一个支柱型项目经理带着两个骨干也走了,猪刚烈一下子失去了”双手“,也就半年不到时间,猪刚烈项目战得到了用户清一色的”中差评“,老板最终实在忍不住了,激动的要求猪刚烈好好学学项目管理,不要整天”无所事事“。一向一帆风顺的并且是一向自认”NO。1“的猪刚烈哪是能经受得住如此”犀利“的话语刺激的人,我估计猪刚烈的性格一定会相当郁闷,当然猪刚烈和老板是否发生激励争吵不得而知。反正猪刚烈现在认为,”公司项目难做、公司像他这样做实事的人太少(我擦,和谐)、公司管理思路混乱(再擦,原先猪刚烈一直认为公司企业文化是最优秀的)“,最后猪刚烈提到了“与其这样,不如出来自己做做事情”。

    听到这,我吓了一跳,我环顾四周,发现猪刚烈的办公室应该隔音很好,因为有一次猪刚烈酒后在办公室大唱"刚男style",我们只能在外面小小的听到类似 "尿检。。"的歌词断句。

        我猜不透猪刚烈的意思,难道是他也想”创业“,就算这样这和我有啥关系呢?

        期间任凭猪刚烈唾沫横飞,我一直僵硬着笑而不语。

        与猪刚烈的交谈没有任何我认为”有关系“的结果,只是这里我预告一下,猪刚烈即将成为我后面创业之路的重要角色。

 (五)花絮:学姐的礼物

        从猪刚烈那出来,已经下午1点了,猪刚烈强烈要求请我吃午饭。我说吃过了,猪刚烈说那下次再请我吃大餐。我认为我们两个人都混乱了。

        学姐的礼物是必须买的。我上大一,学姐大四。在大学辩论赛的过程中我有幸认识了学姐,她是评委,我是4个辩手中的大辩。辩论赛结束时,我是公认的最佳辩手,结果宣布时却是对方某辩友,学姐在和评委组长激烈争辩中,我注意到了她。学姐当时很激动,走到我这,激动的指着我对组长说,“我认为他才是最佳辩手”。说完摔了手上的稿子夺门而去。我擦,有个性,很粗暴,很强烈。此后,学姐去实习了,偶尔她会到学校,碰到我后,认出了我,以辩论赛作为话题开始了“第一次亲切交谈”,于是我正式成为了她的“学弟”。

       买完礼物,我回到了我的“廉租办公室”,我一直在理猪刚烈说话的意思,头脑有那么点点混乱。

       组员跑过来,想拆我的礼物是什么。我立马挡住组员,并告诉他很便宜是一本书。组员一脸猥琐。

       其实是一部手机。

       。。。。。。。。

       组员过了一会又跑过来,说是汇报工作:

       1、前阶段接到的一个小宣传网站已经做好,请我审查(请看“失业的程序员二”)。

       2、这几个月的水电费以及其他杂七杂八的费用要交了。(头疼。。。。,他想提示我发工资吧)

       3、学姐今天出差了,明天回来。(这也算工作。。。组员是咋知道的?)

       4、一个软件公司的总监打了我的座机,说有项目上的事情。(我兴奋了一会,我估计是瘦高个总监

     

       未完待续。。。。。。。。。。。。。。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