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失业的程序员(六):加班 - 沈逸的IT专栏---shenyisyn

[日期:2013-04-02] 来源:  作者: [字体: ]
本系列前章:失业的程序员  (一)    (二) (三)    (四) 

 (五) 


d.php

(一)    本文前戏—谈爱

   每次开文我总要说一些看起来和本文其实关系不大的啰嗦话。也希望各位观众能够习惯。稍微花费大家几分钟时间便可进入正文,再一次跪求谅解。

   前几天在家看“我是歌手”复活赛那期。着实震撼到了,边吃水果边看,看到上半场结束时差点把手上勺子给一并吞了。整个一场我坚决投了黄贯中的票,不 是因为beyond,不是因为其他歌手比他差,更不是因为我喜欢摇滚,而是从黄贯中的演绎可以感受到最重要的一点:其他歌手一直都在“求”观众爱他们自 己,“求”观众爱他们的歌。但是也只有黄贯中是那么的爱着观众,然后观众也爱着他。其实其他歌手的被爱程度和他们背后创作团队以及他们自身的天赋是有很大 关系的,大家不要认为谁谁谁就应该不如谁谁谁,那样想说明:亲,您太单纯了。

   回到程序员这个话题也是同样道理,我们不应该要求所有领导、同事和客户都深深的爱着自己。现实生活中,我们总是能看到一些有一定积累并达到一定程度 的程序员总是在抱怨公司文化太脑残、领导太蠢、客户太变态、同事太阴险、队友太菜、社会太暴力,总感觉自己经验这么丰富、技术这么好、代码这么规范、项目 管理这么到位,为什么客户和领导就是不认可他不爱他呢?奥,他们简单想了想便下了结论:责任还是在公司、客户、同事、队友、社会身上。于是跳槽、换大公 司、换居住地(到北京上海总行了吧),结果发现还是没人爱,新公司更脑残、新同事更无耻、新队友更菜、新客户连人都不能算的上,周而复始几次后开始抱怨程 序员这个行业是青春饭,应该转管理或转行或走仕途。当这些都成功实现后会发现自己也变成了脑残的管理者,或在员工心理变成了愚蠢的领导,或在同事心理是无 耻阴险之徒,或在队友心理是跟不上趋势的老菜鸟,或变成在社会上被认为是需要坚决抵制并整顿的“极少数队伍”中的一员。

   一切都这么坚持不泄的周而复始的循环着。

   这就是为何我们在网上很少能看到有关于“爱”,有关于“不迷茫“,有关于“被认可”的帖子。

   其实道理太简单,我们换位思考我们爱过自己的公司吗?爱过我们的同事吗?爱过我们的队友吗?爱过我们的客户吗?爱过社会吗?爱过自己写的代码吗?你都不爱他们凭什么要求他们先来爱你。

   所以我再次偷偷拿出第五章中我的一句话作为“因为”:

   “因为人从出生到嗝屁其实整个过程就是不断这么迷茫凄凉无趣恶心的周而复始,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学会发现美好。”

   结论(也就是“所以”)是:当你的程序员生涯中充满了–你自己发现的美好,那么美好也会发现你,纵横交错后,别人也会从你身上发现美好,再一次纵横交错后,你会发现原来这个世界充满了爱。

(二)    本文前戏—谈选择offer

   由于“失业的程序员系列文章”的缘故,有很多网友发邮件向我咨询他们最近收到很多offer,情况都差不多,不知道如何选择。

   首先很抱歉,我在上一句用了“咨询”两个字,不是为了体现我是专家,我只是在年龄上比初入程序员行业的人要大十来岁而已,也仅此而已,最主要是因为他们在邮件标题中确实用了“咨询”二字。

   我没有一一回复不是因为邮件太多、崇拜者太多或者我现在正处于“事业的高峰期”所以太忙太忙太忙,根本来不及回等其实根本就是胡扯的借口。而是我不 敢回,怕误导了他们,毕竟每个人情况都不同,我没有身临其境的去接触到这些情况,仅仅凭经验去回复他们我的个人判断,那绝对是不值得借鉴的。所以在IT行 业,也许文凭算个P,其实经验也只能算个“球”。往往很多新手就是这样被所谓的前辈误导的。我坚决在“邪恶”的回了两封邮件后就再也不敢回了。

   如果说同时有几个差不多程度的Offer来找你(注意是“差不多程度”,差太多自己也会判断了),我情愿相信“运气”任意选择一个,也会不相信经验或者某些前辈喝多了的时候看了你的邮件花了几分钟就给你的回复。

   所以,广大程序员一定要相信自己的选择和判断。但是,上面一段中说到的“美好”和“爱”,如果你忽视了这些的积累,那么在你的职业生涯中会很大程度的影响你做正确的判断,因为浮躁的心态会让你大部分时候做的决定都是错误的。

   最后,还是那句老话:不要完全相信我的话。我上面的话也不完全对。

  这也就是我为何 用“失业的程序员”系列这种形式去写、去讲一些事情,因为当大家在看貌似是小说一样的文章的时候,能够障碍较少的去进行自我发挥和自我判断。如果我像某些大神一样,直接告诉你“要怎么干”、“不能那样”、“相信我没错的”等,那你就完了,接下来我也完了。

  ————————————————————-

 上述胡话扯完,接下来我们欣喜的进入“失业的程序员”系列—第六章:加班。

(三)    鸡腿和大排

2419558_102048085130_2

    团队是什么?我认为没有哪句话可以完美的诠释这个词,我时常在纠结什么叫做团队,很遗憾我至今无法找出一句不超过200字的话可以完完整整的定义这个词。

    我老是和卞工讨论这个问题。卞工有时会很不耐烦,他给出的结论有时我会认为是史无前例的正确,那就是:我发他工资,他帮我干活。然后我涨工资,他帮我干更多活。我再涨,他拖家带口的帮我干活。我涨不动了,他也干不动了。

   卞工很萌,我爱我的队友,所以卞工肯定也会很爱我。我打算在适当的时候、正确的时候一定帮他介绍个女朋友,主动帮助他实现“拖家带口”这种无比明显的暗示。

   不过我没想到,表面看起来很愣头的卞工也在一直积极主动的帮我。

 

    CRM项目这个标(请参见第五章),根据用户方的要求原则上是下周三招标。今天周五,我通知卞工今天晚上要加班做标书,并且讨论商务竞争方案。上午 瘦高个总监给我打了电话,说晚上也要一起来讨论方案,为此我特意把办公室打扫的干干净净,虽然咱这不怎么样,但是干净整洁是我们唯一能做的“美好”。

   卞工很自然,他说他已经做好通宵加班的准备了。我爱死卞工了。

   发动机运运作时间长了要加油,奶牛挤奶挤长了不喂草那你连水都挤不下来。卞工前阶段确实为了我们一些大大小小的活加了很多天班。我每天都在本子上用 笔记下了他的“丰功伟绩”,除了月底计算奖金外是一个原因,其实我更想哪天我们能算得上是有所成就时,把这些原始积累时留下的痕迹作为回忆的一个珍贵素 材。

   傍晚6点,我们正式进入加班时分。我留下卞工一个人在办公室,告诉他我下去买两份晚饭,卞工告诉我他要吃三个鸡腿外加一块大排。

  我的神啊,卞工再加班加下去总有一天要把我也给吞了。

  不过说到这我要插一句,我们程序员加班那是家常便饭,那是比宪法都稳定的固定行为。我们每天最多面对的还真不是代码,而是真心“陪伴”我们的鸡腿和大排,我们对鸡腿和大排那是又爱又恨,有时看到它们就想吐,可第二天发现又离不开它们。

   我下楼其实有两件“重要的”事,一个是今天我不打算买快餐,我打算改善一下伙食丰富一下晚餐内容,犒劳一下卞工也犒劳一下我自己。第二件事是第一件事的直接前提,那就是我要回家问我爸借两千块钱。

   想到这我又有点无聊的自我伤感。在卞工眼里,我们从开始创业到现在大大小小的活(包括N个UI改造活和几个网站建设的活),虽然在其他公司眼里项目 总金额连个“球”都算不上,但是对于刚创业的我们足可以让我们省吃简用过上一年。但是,卞工看到的只是合同金额,真正收到公司账上的连半个“球”都没有, 进我们个人口袋的那都不用谈了。

   这不,前两天交了各项杂七杂八的费用后,我颓废了。下个月有两个活的尾款会到账,不过这几天我还得努力支撑一下,而且再苦也不能苦着卞工更不能让他 看出我的颓废。说老实话,大公司老板是员工的金钱领袖,小公司或者创业型公司的老板那是员工的精神领袖,你颓废不是错,回家对着马桶颓废即可,给队友看到 了那就真的错了。所以我这次只能再一次麻烦我伟大的父爱了。

   从家里出来已经七点了。我不禁加快了步伐,我很担心年轻胃盛的卞工会饿死在办公桌上。

   …………

(四)    学姐降临

学姐降临

  到办公室门口,发现走时忘带钥匙了,于是只能敲门。

  意想中会屁颠屁颠开门迎接鸡腿的卞工不见了,来开门的竟然是学姐。

  我记得学姐在我办公室刚租下的时候来过一次,后面因为她老人家实在太忙就再也没来过。

  我惊了一下。头皮发麻、心动过速、手指发麻、鼻尖冒汗、大腿僵硬外加肾上腺素猛增。

  “卞,卞。。。卞。。卞。。工呢?”原来口吃是这种感觉。

  “快些进来吧,你的卞工已经在吃了”学姐一如既往的淡定,对我的突如其来的口吃完全不屑一顾。

  我一时恢复的还没这么快,表情僵硬的拿着饭盒直挺挺的进了门。

  “可恨的”的卞工已经在桌上大快朵颐了。他看到了我,招呼我快来吃。我一下都明白了,绝对是卞工向学姐“告的密”。

  我一看,冬瓜排骨汤,黄瓜炒蛋,四季豆,还有两碗香喷喷的米饭。从盛菜的容器和菜肴制作手法我能预估到这肯定是学姐亲手做的。

  乘学姐接电话之际,我猛的把卞工的脸按进了饭盒里。

  “臭小子,谁让你去麻烦学姐的。”我假装很火的问卞工。

  “哎呀,饶了我吧。”卞工被我的突然袭击吓得直喊求饶。

  松了手,卞工告诉我他看到我最近确实很辛苦,上顿不接下顿,就偷偷在qq上给学姐稍稍的汇报了一下,尤其告诉了学姐今天晚上要加班,可能还要通宵之类的话,没想到学姐突然带着饭菜杀过来了,连卞工自己也没想到。

  “最近账上没钱了吧~~~,要是实在困难,我这个月工资先欠着”卞工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我的小心脏再次扑通扑通跳了很久。随之而来的是三个鸡腿外加一块大排都无法比拟的感动。同时没想到平时愣头楞脑的卞工竟也有如此超强的观察力。

   “没钱你妹啊,你懂个屁。吃你的鸡腿”我开始很假的掩饰,随手从我带来的饭盒中拿出一根KFC鸡块塞到了卞工的嘴里。

   学姐接完电话,我们立马恢复常规的吃饭动作。

   “菜还可以?”学姐坐在椅子上,很平和的问两个吃的上气不接下气的人。

   “好吃,好吃。比我妈烧的还好吃”我还没来得及回就被卞工抢了头彩。我用力蹬了他一眼。

   “平时要注意营养,快餐多吃了对身体不好。创业要有个好的身体资本”学姐说话时始终对着卞工,可我觉得这句话她是说给我听得。不知道我有没有想多。

   我认为学姐的话听似简单却处处充满了玄机。程序员创业,很多人认为拼的是技术、人脉、Idea和头脑。其实论技术,能自己出来闯荡的程序大部分技术 都算得上中等或偏上至少不属于坑爹型;论Idea虽然大部分程序员初期创作的Idea都是浮云和扯淡,但是有谁不是呢?论人脉,大部分人刚起步时人脉都不 会太广泛;论头脑和智商我们都差不多,弱智也不会做程序员,天才也不屑做程序员人家早去开发宇宙了。所以剩下来唯一能比的就是身体,大家可以留心观察一 下,凡是IT界的各位大神身体素质都是杠杠的,加一天班第二天累到虚脱的那种基本上不能创业。所以如果还有人问我他是否具备创业的条件,那我要告诉她判断 的最简单最直接的标准就是你身体好不好,不好的话建议老实打工,因为身体太差你根本承受不住高强度的压力,很可能坐个飞机飞到一半都会坠机哦~~~

   我很快就吃完了。卞工把剩下的饭菜全部送进了胃,完了边抹嘴边啃我给他的鸡块。我觉得卞工真的很幸福,几年前我和卞工同岁的时候也是这么能吃,现在明显不如以前了,稍微吃的饱一点晚上要起来上三次以上厕所或More….。

   所以幸福是什么,我认为就是能很香的吃很多。像范伟讲的幸福就是想如厕时有坑而别人没有之类的还要排在后面好远,吃都吃不下去哪来的资本去上厕所。

   我开始收拾碗筷。卞工满足的坐在电脑面前继续弄CRM标书的技术部分。

   收拾好后,我一看时间已经晚上八点了,我说学姐您早点回去休息吧,我和卞工可能要加班把方案弄出来,弄得晚的话我们就住在办公室了。

   “技术部分弄好后,商务部分给我看看。等下你把你的思路说给我听听!”学姐这句话算是命令吗?这语气换做是从猪刚烈口中而出我肯定要在心里骂“去你的死猪”,但是从学姐口中而出我甚至邪恶的感觉到一种额外的关怀。

   我很恭敬的回了声“好的”。卞工在边上对着我们挤眉弄眼,我此刻很想把卞工当绣球直接抛出窗外。

   。。。

(五)    安静的办公室

   办公室一下子安静了,只剩下不安静的打字声。学姐拿出自己的笔记本坐在了原来女组员坐的位置上,仿佛在写邮件外加偶尔打开QQ窗口。

   卞工的打字声很响,他特意给他的台式机换了一个旧键盘,他说新键盘太软敲打的时候没感觉,更重要的是无法特享受敲完一行代码后猛力按回车的感觉。很有道理,弄得我也想把我的笔记本接上外接键盘,猛力的敲一敲,发泄一下心中的寂寞。

   我也在码字,卞工负责是技术实现部分,因为以前在猪刚烈手下有过经验,因此我个人觉得应该没啥问题。我负责写商务部分附带着用假大空神句补足字数。

   卞工在QQ上跟我说话:“Boss,你就收了学姐吧!”

(作者插话:前面几章时有网友的评论就是建议我“收了学姐”,没想到和真实发生的情况是一样的,简直是神回复啊)

  我cao,这玩意儿竟然开小差。我抬头看了看和我面对面相坐的卞工。

1606432H3-14

  这厮毫无表情。

  我回:“不要开小差,速度写方案”。

  卞工: “紧张了?心虚了?”。

  我:“没看到我上面的话吗?”。

  卞工:“你要害羞,我帮你跟学姐开口,好吗?”。

  我:“受不了你,能专心认真点写方案吗?”

  卞工:“那就这样定了啊,我过会在QQ上跟学姐暗示一下”。

  我:“不要乱来,我对学姐没意思”。其实说完这话,我真心虚了。

  卞工:“真的?”

  我:“是的”

  卞工:“真的?”

  我:“要我回答几遍?”

  卞工:“那我追学姐了哦!到时候我不好意思向学姐表白,你帮我张个口啊?”

  我:“滚。。。”

  卞工:“哎,虚伪”

  我:“。。。。。。”

  我再一次抬头怒视卞工,这厮依然面无表情,口中还在振振有词的念着技术术语。

  tmd这厮竟然还是影帝。

   其实,说到这,虽然前面我提到了“头发发麻、紧张、手脚僵硬”等关键字,其实我一直认为这是我单方面的心理反应,学姐对我也像平时学长对学弟那种感 觉,谈到其他方面那从表面上看来真的是严肃部分大于关爱有加部分。何况我从来也不敢有非分之想,因为学姐是否名花有主我都不曾知道,万一早有主了且被主知 道了,其必定奔向我处瞬间秒了我。

5654282_141354064386_2

(六)    激烈的讨论

   由于前几天的积累,接近十点的时候,我们的方案第一稿已经基本完毕。

  我已经哈欠连天了。此时瘦高个总监敲门。我去,这么晚才来。

   瘦高个明显刚应酬完,估计喝的不少,摇摇晃晃的进了门,对我的办公室一阵猛参观。

   “不错啊,现在几个人啊。”瘦高个看来还没喝高,还懂得试探。

  “连我一共八个人左右吧,其他人都下班了”其实办公室挤一挤能坐下十个人不止,当然那是相当挤了。虽然当初进来时只有3个人,但是依照学姐的建议, 我放了十张桌椅,并且在下午我已经布置了一下,譬如擦灰,当然不能擦的太干净,因为程序员的桌子很干净那是很假的;譬如在一些桌子上放上从家里拿过来的旧 茶杯,因为程序员的茶杯天天洗的跟新的一样也是很假的。譬如在某些桌子上放一个烟灰缸,并把一些烟灰撒在桌子上,因为一个办公室所有程序员都不抽烟那是假 的不能再假了。

   瘦高个表示很满意,他认为这样看来我的技术实力至少在人员数量上是能满足项目开发要求的。

   我刚想向瘦高个介绍学姐说这是我的学姐时,学姐主动站起来和瘦高个握了握手,说她是我新招的销售。

   瘦高个更满意了,和学姐握手至少握了10秒了,眼球成钢珠状。我此时最想做的是从后面操起狼牙棒一棒头槌了瘦高个。

4576093

   卞工也兴奋的站起来和瘦高个握了握手。瘦高个竟然忘记了在上一章(参见第五章)他可是卞总哦,竟回过头问我这位是。。。?我连忙解释这是上次来的卞总啊。

   瘦高个连忙称呼“卞总”,说自己喝多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卞总无比尴尬的笑着说没事没事。我清楚地看到卞工过了会背着瘦高个竖起了右手的某个手指,我差点笑出声。

   接下来我们按照瘦高个的要求,我们坐下来开始讨论商务环节。

   瘦高个说他经过做了大量的外围工作和不懈的努力包括陪客户喝醉了五次吐了十次外加一次酒精中毒,终于大概知晓本次项目的总预算应该是30-50万之间(至于转包给我们的价格,等日后中标后的价格出来后我们再进一步洽谈)。

   我差点想把卞工吃过的鸡腿塞瘦高个嘴里,这也叫“知晓了预算”?30到50之间可是隔了20个整数和至少2000个浮点数啊。

   作者插话时间:因为本次CRM项目根据客户要求使用的是—最接近预算价格中标模式(关于招标的价格模式请参见第 五章)。也就是说假设用户的预算是50万,那么我如果报了60万则直接超过预算出局。如果我报了40万,虽然最低,但是另外两家报了45万和48万,那么 中标的应该是48万的那家,当然会有两次报价,两报都会公开价格,第一次报大家可以互相参考一下,第二次是终报。所以一旦报错那就是直接Game Over,当然这也是用户方“调戏”供应商的好手段。

大家可能要说我国的招标大多都是走关系。我想说这个项目还真不完全是,但是没关系肯定不行。 这里因为篇幅我就不多描述了。

———————–作者插话完毕

    学姐在一旁一直沉默不言,我估计她对瘦高个的“终于知晓了预算”也不是很满意。

    瘦高个混着酒气也介绍了一下他的经验。因为这次招标的模式,所以第一报大家会有所保留,不会报实价但是也不会太虚,第一报主要是互相试探,第二报就 是报实价,但是据他目前所知,唯一能确定是报价不能超过50万,由于各个厂商都有各自的关系网,其他两家是否能搞定客户也说不定,瘦高个预估很有可能在进 入招标现场后,他的内线才会从某一些“黑暗”的渠道获知具体的预算,此时很有可能在现场要临时调整方案和策略,这种情况瘦高个以前碰到过很多次,也是用户 常玩的把戏,故意弄得你手忙脚乱,然后造成大家都不敢报高价,最终用户肥肥的低价收货。

   除了最高预算这一细节,我确信瘦高个都是在讲废话。同时我也感叹现在的用户真心很贼,玩弄供应商都玩弄出技巧来了。

   接下来比较重要的是心理战,因为瘦高个的公司是本地比较大的公司,而且和面上的“有关部门”以及多个大型企业都有深厚的关系基础。所以两外两家单位 会认为我们会知道精准预算,但问题是其他两家也是有名的关系户,也非常有可能事先得到精准预算,“关系”这个东西是最靠谱的也是最不靠谱的。

   最后最重要的是,报低了就算你中了也是亏本的。譬如这个项目50万,我们报了20万中了,然后转包到我预估这只有5万(除去了给瘦高个的提成)。那我还不如去天桥卖烧饼得了。

3873095679539473637

  接下来的讨论过程其实比较简单也有可能比较脑残,为了能既中标又不亏大本,我们确定了几个方案:(假设预算是50万)

    1、主动型。第一报直接信誓蛋蛋的报20万,这样的低价会让另外两家以为我们估计知道了预算,不然不会报如此的价格,然后会跟着我们降价。第二报的时候我们出40万左右的保险价。

    2、被动型。第一报直接报45万。然后看对方价格,如果普遍很低,那第二报进行调整。原则是取第一报另外两家的价格平均数的90%+自己第一报的10%,再适度调整后就是第二报。这个知识是瘦高个教的,我至今都不知道这个公式是怎么推导出来的,据说这是最保险的公式。

    3、扯蛋型。第一报10万。然后因为该项目分两年质保期,所以每年都要收取10-15万不等的维护费,报价+维护费才是总价。所以第二报公布时可以 扯蛋的无耻的不要脸的灵活机动的调整价格,这一招是从猪刚烈那学到的。他曾在一次“有关部门”的招标中以这种恶心的方式取胜。我估计如果碰到强硬的用户根 本不会理你。所以这个只能算是候补方案。

    当然还有几个方案,譬如假设预算是30万如何如何。当然最终还是要瘦高个继续和用户觥筹交错哪怕继续酒精中毒,以确保得到的信息越准越好。否则我个人真觉得上述方案都是扯蛋的。

    学姐在讨论过程中电话连续响。我数了一下至少跑出去接了1-6次。期间还掐了两次。

    我的神啊。到底是谁晚上一直打电话,打电话不要钱吗?

    卞工意味深长的对着我摇摇头。我用眼神问他为何意。

    他用眼神告诉我“很complicate”。

    我用眼神告诉他也许是学姐的家人担心她这么晚还没回家呢。

    卞工用眼神告诉我“不可能,换做你爸打了几次电话?”。

    我用眼神告诉他“可能是她同事有工作上的问题呢?”

    卞工用眼神说明了“我是傻X”。

    我决定此事完了,我豁出去了。

    卞工用眼神告诉我“好好讨论,不要开小差”。

     。。。。

(七)    花絮

   讨论完已经半夜12点了。瘦高个先行告别了我们,临走时再次和学姐握了一次维持10秒的手。我杀他的心都有了。

   卞工已经把我带上来的KFC和一块必胜客比萨全部果了腹。

   学姐吩咐我早点睡觉,这件事她会回去好好帮我参谋的。

   因为天色已晚、夜路漫漫、恐有不安,我第一次大胆的请求是否能送学姐回家。学姐想了一会,拒绝了。

   回到电脑前,我第一次发了一份求助邮件给猪刚烈。发完手抖的厉害。

   这天晚上我彻底的失眠了。半夜出来上厕所上了三次,把我爸吵醒了,也跟着我出来上厕所,问我何故,我曰失眠,问我其因,答曰为项目所困。

af68368927ae34fb17c71ee02e64fc5a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admin | 阅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