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如何平衡“大数据开放”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这杆秤

[日期:2016-08-29] 来源:大数据观察  作者:菜鸟不菜 [字体: ]

  山东临沂女孩徐玉玉遭遇电信诈骗,再次引发全民对个人信息泄露的恐慌。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保护立法不完善,个人数据基本处于“裸奔”状态。

  当下大数据产业成为香饽饽,国家层面鼓励数据开放,同时数据安全和个人隐私保护也亟待规范。

  近两年,关于个人信息立法,各界呼吁很多。然而从国家层面来说,推进并不快。按照立法程序,短期内出台一部法律不太可能,多位大数据行业人士建议地方实践先行,央地共同探路规范立法。

大数据

  数据黑市交易下的透明人

  大数据时代,大数据的价值越来越受到重视。

  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2015中国网民权益保护调查报告》显示,78.2%的网民个人身份信息被泄露过,63.4%的网民个人网上活动信息被泄露过,网民因个人信息泄露、垃圾信息、诈骗信息等现象导致总体损失约805亿元。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更多的个人数据每天在生产和曝光。

  白领小王早上起来跑步打开咕咚,买早餐用微信支付,上班打开滴滴,上网打开微博,发微信朋友圈,午餐用百度外卖,淘宝下单买袜子。一天下来,个人的健康、家庭住址、活动路线、电话、办公地址,以及性别、体重、饮食习惯,甚至身份证号码都曝光到了相关平台。

  基于这些数据,相关平台可以将我们的个人信息数据化。商家可以根据小王们的信息,精准投递广告,做互联金融征信,甚至卖数据。

  据媒体报道,2015年底,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的战略合作,通过淘宝平台的数据锁定当事人常用电话和地址,把法律文书寄往淘宝收货地址,提高送达率。另外,浙江高院可利用阿里平台的海量数据,对在该平台上留下数据的涉诉人员绘制“画像”,包括身份信息、联系信息、消费数据等。

  大数据方面,国外最受关注的是苹果公司。2014年,苹果曝出后门事件,承认偷偷获取用户信息,遭集体诉讼。今年初,苹果公司向全世界公布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监控苹果用户的企图,并发公开信称“保护用户数据,FBI我们都敢拒绝”。

  “通过黑市可以买的数据不是什么秘密的消息。”中关村一家大数据企业高管介绍,数据黑市主要是指法律明确禁止的一些数据的交易,目前有一些法律明确的客户隐私信息数据,是不允许公布的,还有一些法律并没有明确的,但是在道德的层面上不允许公开的数据。

  上述高管透露,个人乘坐飞机的记录,还有通讯运营商的数据、银联的数据,大多都可以通过黑市买到。

  某电信运营商中层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平台对个人数据的保护相对规范,其对个人数据的使用和交易,会采取脱敏处理,但是目前一些小的平台就很难说,即便是个人数据被出卖,也很难取证和维权。

  他以某电商平台卖家为例,购物导致个人信息被贩卖,如何追究平台责任和卖家责任,法律并不清晰,而且很难取证。

  一家大数据运营商高管则表示,从他们目前做数据交易的经历来讲,虽然存在黑市交易,但整体的数据交易规范化和正规化的路子走的还是比较稳当。目前,应该让数据交易先飞一会儿,法规都会在实践中逐渐完善。

  国家层面立法短期难实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我国相关法律法规中的刑法修正案(七)、侵权责任法、居民身份证法等涉及个人信息保护;此外,我国宪法、民法通则、民事诉讼法、刑事诉讼法等也有一些对个人信息保护较为笼统的规定。

  但是相关法律都存在概念不清、立法规定散乱;层次不一,大多效力级别不高;适应性差,不系统不全面等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中国人民银行杭州中心支行行长殷兴山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专访时表示,全国人大应加快“个人信息保护法”的立法进程,将个人金融信息保护作为专章予以规定,使个人金融信息保护上升到国家法律的高度。

  他还建议,考虑到立法进程较长和规范管理的现实需求,在当前条件下,可先由国务院制定“个人信息保护条例”,待条件成熟后再升格为法律。

  8月24日,中央网信办、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委联合印发了《关于加强国家网络安全标准化工作的若干意见》,提出开展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网络安全审查、工业控制系统安全、大数据安全、个人信息保护、网络安全信息共享等领域标准研制工作。

  在大数据淘金热的驱动下,地方层面近两年也在探索个人隐私保护。今年年初,贵州省通过《贵州省大数据发展应用促进条例》,作为中国首部大数据地方法规,被认为具有将大数据产业纳入法治轨道的意义。

  遗憾的是,这部法规重在鼓励地方建产业园区,关于数据隐私安全,以及数据交易方面,并无具体涉及。

  近日,上海数据交易中心对外发布了《个人数据保护原则》,又一家地方性条例出台,提到保障数据主体的合法权益。

  上海政法学院经济法学院副教授肖卫兵表示,目前国内相关研究并不成熟,未来发展方向不清晰,立法不可能走在实践前面;同时国家层面立法不清晰,地方在敏感领域的突破比较难。

 

  清华大学数据科学研究院执行副院长韩亦舜则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大数据开放和个人数据隐私保护方面,建议地方多尝试探路,立法都是在实践后面。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lainebo | 阅读:
本文评论    (0)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