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挖掘投资大师的秘诀

[日期:2014-05-22] 来源: FT中文网  作者: [字体: ]

  先谈巴菲特

  投资当如巴菲特。巴菲特从11岁开始第一次买股票,买了三股给自己,三股给自己的姐姐。到20世纪50年代初,时年20岁出头且已经有几千美金的巴菲特开始了自己的职业投资人生涯。半个多世纪后,2008年他成为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他在投资上做得有多好呢?如果把巴菲特的投资当作一只股票,并把这只股票和1926至2011年间美国所有存活30年以上的股票相比,那么这只股票相对于其波动性而言有最高的回报率(投资界所谓的夏普比率);按同样的指标,巴菲特也打赢了美国历史上所有有30年以上历史的公募基金。简而言之,巴菲特被公认为20世纪最伟大的投资者是当之无愧的。

  如果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只是为了赞美,那么笔者可以就此打住,因为同样的主题已经被全世界的投资者唱了千万遍。相反,笔者想讨论的是一个所有投资者都关心、却可能不知道答案的问题:巴菲特被尊为奥马哈的“鬼才”、“先知”和“贤人”,而这位鬼才的杰出业绩有多少是基于“如得神助”的个人选股能力,有多少是基于可复制的普遍投资规律?

  对这个问题的探讨是十分重要的。在每个国家的投资界,都流传着某些慧眼挑股票,大赚几十倍,让人羡慕嫉妒恨的故事;另一方面,一个关于基金投资的普遍规律是业绩不可持续。优秀的投资人同时也拥有卓越的投资能力吗?如果有,为什么一般基金的业绩不能持续?如果有,这种能力是对普遍投资规律的掌握,还是来自 “可欲而不可求”的个人素质?笔者认为,对最伟大的投资者的研究可以帮助我们理解投资的本质。

  最近三位美国金融经济学家(Frazzini、Kabiller和Pedersen)研究发现,巴菲特的投资成绩源自三个方面:第一,巴菲特喜欢挑选周期性低(和大市关联度低)、便宜(市盈率或市净率低)、质量高(赚钱、稳定、有增长并分红)的股票;第二,巴菲特能够在逆市时坚持其投资理念。更重要的是,由于其卓越的声誉,投资者能够耐心地陪伴他而不是抛弃他;第三,巴菲特通过保险浮存金和发行债券来放大杠杆。这样一方面增大了波动性,另外一方面也放大了收益。

  这些策略可以复制吗?上面的研究发现,如果时光倒流,在巴菲特投资的时期按照这几个规则选择非常分散的股票组合,并使用同等的杠杆,结果发现一些与巴菲特投资组合有所不同的股票组合,其最后的回报率甚至可以超过巴菲特。

  换而言之,巴菲特的成功源自他采用了符合普遍投资规律的策略,通过杠杆放大收益,并能坚守这些策略。这个发现并不贬损世界上最伟大投资家的光辉,但确实把他从神座上拉下来了。他的成就总体而言是符合了投资规律,而非不可言喻的“天人”之作。

  读到此处,估计一些投资者会嘿嘿一笑,然后对笔者说:“你说的是美国吧?”中国的A股市场以波动大、政策市、操纵市着称。这个市场似乎没有多少规律可循,倒是盛传各种因为内幕、操纵等原因而发财的故事。那么在这样一个貌似混乱的市场里,我们还能够透过规律去分析投资者吗?

  再谈王亚伟

  中国过去十年最有名的公募基金投资者是王亚伟,号称“一哥”,曾经长期是中国最大的华夏基金的投资经理,并有力支持了华夏基金的成长。他2007年获得 “中国最赚钱的基金经理”的殊荣,2009年当选“股基王”,2010和2011年连续两年当选《福布斯》中国十佳基金经理第一名。

  关于王亚伟的传闻很多,包括超常的选股能力,神奇的押宝重组股的能力,甚至有内幕消息、基金对倒等不详传闻。那么我们应该如何看待他呢?是把他归为不可理喻的“鬼才”,有不可言说的故事,还是可以用投资规律去分析他的投资表现呢?

  王亚伟曾经担任三个公募基金的经理:华夏成长(2001年12月至2005年4月)、华夏大盘(2005年12月至2012年5月)和华夏策略(2008 年10月至2012年5月),其中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在2008至2012年间同时运作。所以我们可以把王亚伟的投资经历分成三个阶段:2002年至 2005年,2005年至2008年,2008年至2012年。

  从2002年1月到2005年4月间,王亚伟担任华夏成长经理。在这个时期,华夏成长的回报率累积跑输所有非华夏系基金平均回报率的8.7%。也就是说,王亚伟的“成长”阶段并不出彩。

  王亚伟最成功的经历是担任华夏大盘的经理。从2005年12月到2012年5月,如果我们把所有A股上市公司的简单平均回报率作为指数,叫做全A平均指数,那么华夏大盘累计跑赢全A平均指数564%(图二)。

大数据挖掘

  仔细研究会发现,这个超额业绩的基础主要是在2005年12月到2008年10月(第二阶段)完成的。实际上,从2008年10月到2012年5月,即王亚伟同时管理华夏大盘和华夏策略的阶段,两只基金都跑输了全A平均指数。其中华夏大盘跑输36%,华夏策略跑输70%(图三)。

大数据挖掘

  另外,笔者发现剔除重组股对王亚伟的基金回报率影响不大,所以押宝重组股并不是他成功的决定性原因。华夏成长与华夏策略的回报率相关性达到99%,这也说明这两只基金的选股方式非常类似,破除了基金对倒的传言。

  行文至此,笔者认为作为中国最着名的基金经理人,王亚伟的成功并不是基于押宝重组股或基金之间的交易。而从数据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重要的结论,即王亚伟的超常业绩并不持续,这与国际惯例相同。实际上,如果把他的业绩分成三段,那么2002至2005年间他不如一般基金表现的那么出彩,2005年至2008 年间非常出彩,2008年至2012年间则跑输上市公司的平均回报率。

  这个研究说明了投资的几个基本规律:其一,即便是好的投资人,其业绩也有波动,决定谁是最好的投资人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其二,追随传说中带有神秘色彩的投资故事并不是学习投资的最佳方式。这些神秘的投资故事可能并不像想象的那么有效,而真正能够持续盈利的故事(如巴菲特)往往是可以印证的普遍投资规律。

  需要指出的是,在计算全A平均指数时考虑了所有股票,包括相对市值小的股票。从表面上看,全A平均指数和华夏大盘的直接对比可能并不是最合适的,但在实际运作中,华夏大盘改变了基金公约,配置了不少中小股,因此两者之间具有了一定的可比性。

  另外,国际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普遍规律是小盘股回报率超过大盘股。王亚伟2008年至2012年的经验表明,与其相信神神秘秘的投资故事,不如遵循投资规律买一些分散的小盘股。

  小数据和大数据

  在充满了不确定性的投资领域里,学习投资的方式也体现着人性,其具体表现为投资者喜欢追逐有个人色彩的传奇故事,力图挖掘投资大师的秘诀。对此,我们不妨称之为小数据的学习方式,即通过个别案例来学习。这里有几个关键问题,一是故事是否有普遍性,二是故事是否印证了投资的基本规律。没有大数据的印证,故事往往发展成神话或阴谋论,于学习无益。

  在大数据分析的光亮底下,笔者意图和大家讨论的关键问题是投资是否可学。在任何一个时点,如同掷骰子,都有投资者欢呼或哭泣。那么持续成功所需要的,是不可学的神迹,还是可学的普遍规律?于巴菲特,他的长期成功来自于坚守合理的投资理念,值得分享借鉴。于王亚伟,他还需要更长的时间来验证自己是否是最出色的投资者。于我们,可以从对两个着名投资者的分析中学到,神妙不可学的投资方法,并不是他们持续成功的原因。这是一个好消息。

  投资可学,用巴菲特自己的话来说,投资的真谛是把股票当作企业(有长线眼光)来看,利用市场的波动性,在合理的安全边际买进高质量的股票。这样的道理,“一百年后仍然是投资的基石”。(来源:FT中文网)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