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众声喧哗年代里的电影大数据:各自为政打乱仗

[日期:2015-01-15] 来源:1905电影网专稿  作者:鲁雪婷 [字体: ]

《小时代》上映后,曾遭遇大量影评人围攻

    1905电影网专稿 当电影人谈论互联网时,他们在谈论什么?当一股势力进入新领域时,首先要用大量概念造势。显然,今年有许多互联网词汇进入电影行业,但都一一被电影人构解。 IP,不过是知识版权的另一种说法;众筹,在他们眼里是过度消费粉丝热情;在线售票网站一统天下、影院从此消失的说法,更是昭然若揭的别有用心。

    不过,当他们谈到大数据的时候,似乎无法消解其相对于传统调研的天然优势。大数据由Big Data直译而来,与传统调研相比,它拥有海量的数据规模、快速的数据流转和动态的数据体系、多样的数据类型、巨大的数据价值。大数据分析和挖掘工作的意义在于,它能将人们在互联网上的行为数据搜集起来,通过分析挖掘,发现隐藏在大量细节背后的规律,为决策提供参考。

    在电影圈,大数据首先是靠营销出位的,但实际上已经应用到影片的立项、宣传、发行等各个阶段了,甚至在危机公关上也能有所作为。对于未来,大数据公司有很多美好的愿望,但回到现状,似乎还有许多硬伤。

缺乏历史数据是硬伤 单一数据之间需要打通 

    目前,国内的大数据平台主要分为三类,一是BAT麾下的数据分析部门,二是较为成熟的大数据咨询公司,三是仍处于创业期的数据分析工作室。

    身为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之一,百度尽管有自己的影业,却无心建立专门的电影数据分析部门,更不会把数据卖给后两者,就如同他们的娱乐营销部门的工作人员所 说:“我们没有这样的动力。”更多时候,他们只会在推广其他商业产品时,提供大数据让客户参考,例如另一巨头腾讯,他们每年几十亿的广告,就基于大数据的 精准推荐。

    而后两者的竞争力就在于,能不能最大化地将普通用户能涉及到的互联网的东西都抓取下来:微博、门户、纸媒、视频网站、论坛、博客、微信公众号······ 其中有一些数据需要购买,但核心的数据他们却很难摸到。有片方透露,行业内大约有六七家做大数据的公司,可供选择的其实并不多,他们通常会优先选择有数据 背景、有平台支持的。

    “中国的大数据就是数据没打通,搜索数据、社交网站的数据、售票网站的数据互相孤立。如果有开放的心态,可能价值会更大。”艾漫科技的市场营销总监王蓓如是说。

    与此同时,这些大大小小的电影数据挖掘和分析者还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历史数据的缺乏。北美市场从上世纪二十年代就开始做电影市场研究,积累了大量的数据,包括分级制度下的观众数据,还有地缘区分下的人口数据,而中国的电影大数据,还在起步阶段。

    数太奇和数托邦两个工作室都是2013年才成立的,前者依靠清华大学的项目资金,成员十人,90%以上都是教师和博士生,后者是清华大学毕业十年的校友创 业,人数最多时是二十个,海外和国内的成员都按项目组织起来。在成立初期,他们就都开始了基础数据的积累,但年轻的他们,拥有的数据都只是半年起跳、两年 封顶。像艾漫科技这样的综合类数据分析咨询机构,其电影类的业务已经占近四成,但积累基础数据也只是2012年才开始的事情。

    前段时间,有消息称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将于2014年11月上旬开通微博账号,精准发布电影市场的实时数据及全国次日排片情况,数太奇产品经理晁文庆 为此兴奋不已:“基础数据的公布,对整个行业肯定是利好的。”可惜,目前在各大社交网络上,仍然搜寻不到专资办的官方账号。

介入越早收费越高 参与票房分账易引发脏数据 

    针对电影片方或宣传方的需求,大数据公司通常会有两种收费机制。一种是定价收费,通常是制定套餐或销售软件,艾漫科技就开发了电影营销支撑系统,用于实时 监测新闻话题和物料的传播效果。另一种机制是根据能给的数据量来定价格,介入的时间越早,数据难度越高,价格越高,从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当然,有些大数 据公司为了吸引顾客或者是达到战略目的,在价格上并不会那么强势。

    处于创业期的数托邦工作室对未来的盈利模式有自己的想法,它的负责人杨玥希望能够根据影片的票房成绩进行分成。相对成熟的艾漫科技也透露,目前接触的很多 用户都有这样的态度,大家无非是想利益共享、风险共担,但是,这样做会带给大数据公司带来局限性:“我们不做电影投资,不做电影营销。但只要你站在利益点 上,就有可能出现脏数据。”

    所谓的脏数据,一方面是指歧义的数据,大量的歧义数据会形成巨型草垛,而真正需要的却只是藏于其中的一根针。同时,抓取数据的范围不同、时间不同,也会造 成结果的差异,带来脏数据的嫌疑。“比如说你用的百度数据,我用的是优酷数据,你用的是电影放映前三个月的数据,我用的是电影放映前一个月的数据,那结果 当然不同。”晁文庆介绍道,传统调研公司除了公布数据采集和方法,甚至在公布每一个数据时,都要标注数据采集范围、时间,而大数据公司却不够规范,这也是 电影公司都觉得大数据有用,却都不敢把它用作重要的商业依据的原因。

    另一方面是指炒作出来的数据,比如微博的指数,既可以用大量人力刷出来,也可以用系统软件刷,豆瓣等打分网站也是大量水军攻陷的重地。百度发起《黄金时代》众 筹项目后,对该片的票房进行了预测,然而最终电影票房却不足预测的三分之一,外界质疑其有意抬高用户期望值而假造数据,受访的百度工作人员不忿地表示:“这些 人完全没有搞清楚百度的核心价值,哪些是商业产品,哪些是不可贩卖的,我们的数据是根据用户搜索行为形成的,一点儿也不脏。”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