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六个问答,解释大数据和公共服务的关系

[日期:2015-04-07] 来源:中国大数据  作者: [字体: ]

大数据

    对於大数据(Big Data)如何改善、形成公部门的服务?《卫报》邀请了大数据、开放数据领域的多位专家,针对以下6个问题进行快问快答,让我们能够快速了解大数据与政府服务之间的关系。

    Q1.什麽是大数据?

    「前卫报记者Simon Rogers曾说,大数据就是『再多一点就让你不舒服的资料』,这或许是我听过最好的解释了。其实,资料的量不重要,重点是连结不同数据集(dataset)的能力。」伦敦大学资深系统分析师、开放数据使用者团体成员Giuseppe Sollazzo指出。

    牛津顾问社会包容总监Tom Smith认为,「是该放弃『大』这个字的时候了。这只是资料而已,资料的量与速度虽然呈指数增加,但一直都是难以储存和处理的大……,这几年唯一的改变是,决策者终於认知到,资料是有价值的资源。」

    Q2.为什麽大数据对政府部门很重要?

    英国戴尔(Dell)执行董事暨公共部门总经Claire Vyvyan认为,「加入公部门的资料来源,能够让政府更有效率、节省金钱、辨别欺诈、帮助公部门好好的服务市民。」

    开放数据协会(Open Data Institute)研究总监Tom Heath指出,「资料能帮助政府花更少的钱做现在在做的事情、把现在在做的事情做得更好、或是做一些现在没有在做的新事情。」

    Q3.公部门服务可以因为大数据而获益?的领域是?

    《公部门:管理那些无法收拾的事》(The Public Sector: Managing the Unmanageable)作者Alexander Stevenson认为是成人社会照护的机会。「大数据用新的方法分析数据,帮助社会工作者对於何时、如何介入,能够做出?更好的决定,帮助人们尽可能长久的独立生活。」

    Giuseppe Sollazzo认为是健康、教育与运输。「最大的潜力在於,发展出新的、迫切的资料导向行为。比方说,?如果从健康资料分析中,得出一个人在统计上得到心脏疾病的风险较高,他就能进一步调整其生活形态。」

    苏格兰议会志工组织数位参与总监Chris Yiu认为在於健康、个人化公共服务、发现与制止诈骗与错误的发生,「特别是在错误一开始就侦测到。」

    《社群媒体与数据的国会研究概要》(Parliament research briefing on social media and big data)作者Ben Taylor认为,警察通常是个被忽略的创新领域。「这里有个明显的双赢方法,在大灾难之後,运用社群媒体开发出早期的警示系统,聪明搜集、监控来自社群媒体的资料。」

    Tom Heath认为是公私部门的资料整合。「举例来说,如果可以将银行的对帐单与企业、商店的环境影响公开数据资料整合,消费者就能得到更多的资讯,选择如何明智的花钱。」

    Q4.大数据的应用有何限制?

    Claire Vyvyan指出,技术面很容易,但是还有一些实务面的问题,「资料公开就可以被使用吗?公部门对於资料被这样使用(有些资料比一般资料更敏感)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数据工坊(Data-Mania)创办人Lillian Pierson认为,问题通常是抗拒改变。「管理者都是一般经理人,而不是资料分析师。如何让他们采用资料导向的决策科技,通常是最大的障碍。」

    劳工电子政府专案领袖(Labour's digital government review)Peter Wells认为,政府的复杂性增加了困难度。「资料分析通常需要政府的不同部门一起合作,才能达到期待的结果。这是一大挑战,因为私部门从来都不用面对这麽复杂的组织层级。」

    Chris Yiu认为,缺乏对技能上的投资,「政策制定者被种种可能性搞得眼花缭乱,但却忽略了对基本知识的投资,如:紮实的统计数据、如何正确地阐明问题并得出结论等。」

    Q5.风险是什麽?

    Ben Taylor认为是隐私和资料保护,「英国资料保护法是很模糊的。人民的同意很重要,现在的模式只是简单地取得个人资料,却没有让人民有机会选择是否提供资料,这会是个大问题。」

    Alexander Stevenson指出,缺乏策略性的资料保护,「我们似乎对某些领域非常松懈,如:国家安全方面,却又对其他领域异常严格,像是知道人们的垃圾被收集的时间。」

    Nesta资深计画经理Ed Parkes强调,这是信任与市民接受度的问题,「究竟哪种大数据的分析会更被大众接受?这是个有趣的议题。谁会想要一起做这样的分析?为什麽他们会有动力这麽做?」

    Chris Yiu指出,「我们面临了资料与隐私权的全国性辩论,但问题是,哪个政治家能勇敢承担?

    Q6.政府如何更妥善地运用大数据?

    Lillian Pierson认为,雇用更多统计学家、分析师与资料科学家。「IT部门在这个议题上扮演着很重要的角色,但他们却不是好的分析者。事实上,对於那些能够让IT部门提供的资料更有意义的程式设计师、开发者,总是让他们备感威胁。」

    Giuseppe Sollazzo指出,「两个最重要的改变是,在开放许可下释出资料,并保证在资料改变时的最低更新频率,以及让资料冠军升官,很多时候资料导向的方法,都会因为高层缺乏了解而受到阻挠。」

    Chris Yiu认为,提供资料分析的诱因,「整理数据资料的技巧、基本科学素养、将资料分析置於市民服务竞争力的核心架构中;用新的方法奖励资料的使用,包含(但不限於)依分析成果加薪。」

    「提供更多法律的协助,技术议题相较之下都还算简单。」英国戴尔(Dell) EMEA 大数据与云端解决方案计画经理Paul Brook强调。

    Tom Smith建议,开放安全的管道取得政府持有的资料,「让别人可以运用这些资讯来定位、改善服务,从安全管道取得的资料,不必是太过个人层面的微观资料。」

    Giuseppe Sollazzo建议举办骇客松。「骇客松是个脑力激荡、制作原型的好工具。他们是第一次针对一个数据集做深入的挖掘,试图讨论出新鲜的点子。」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