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导演、演员徐峥:电影是人文主张 不应被大数据绑架

[日期:2015-06-19] 来源:每经网-每日经济新闻   作者: [字体: ]

  在此次电影节上,互联网公司和传统电影企业围绕“互联网+电影”加分还是减分,粉丝电影逐利,起点还是尽头,大数据在决策上是否会起决定作用等问题展开激烈交锋。

  

  ◎每经记者 陶力

  6月13日,第18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幕。在此次电影节上,“电影新常态:互联网+与产业升级”成为最热门话题。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上,博纳影 业集团董事长于冬抛出“电影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观点。经过一年发展,从大数据决策、版权、众筹融资、粉丝流量变现、在线售票到社会化营销,以 BAT为首的互联网企业正在用闭环改造电影产业,逐渐成为了电影市场的主导。在此次电影节上,互联网公司和传统电影企业围绕“互联网+电影”加分还是减 分,粉丝电影逐利,起点还是尽头,大数据在决策上是否会起决定作用等问题展开激烈交锋。

  时下,大数据对于大众来说,已不是一个陌生的词。每个人在互联网上的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被计算机精确地捕捉,综合成大数据,并提炼出每个人的喜好和关注点。

  近日,在上海电影节举办的一场论坛上,知名导演、演员徐峥的三部作品《泰囧》《心花路放》以及即将上映的《港囧》遭遇了淘宝电影的大数据“解 构”。其中有个数据很有意思。根据新浪微博、支付宝以及视频网站的数据来看,“射手座”“狮子座”以及“水瓶座”网友是徐峥的核心粉丝,买票看徐峥的电影 以女性观众为主。

  在看过上述分析后,徐峥认为,在今年即将上映的《港囧》中,可以借鉴许多此次大数据的分析结论,对大数据显示的票房增量大的城市展开重点宣传。 同时,由于在社交网站参与讨论的70后群体偏少,购票观众和社交平台用户更多集中在80后群体中,《港囧》在未来将进行更精准营销。

  不过,徐峥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则指出,电影还是要做到以人为本,大数据只能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创作还是要回到内容上面,电影应该是一个人文的主张,就是说我一定要拍这样一部电影。而不是被各种数据绑架。”

  此外,对各路记者所提出的有关电影制作上如何使用大数据等问题,徐峥也进行了详细说明。

  《泰囧》就是一个“大数据”

  问:拍摄《泰囧》是基于什么决策?还是艺术的直觉让你想拍这部电影?

  徐峥:基本上基于一个演员的直觉。首先我自己喜欢这个类型,这里面树立的两个主人公,一个代表精英阶层,一个是比较草根的人士。这两个人,基本 上可以覆盖到中国很多不同城市的不同人群,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大家都可以看的那种喜剧。但是谁也预测不到《泰囧》的票房是多少。这样来看,《泰囧》其实就是 一个大数据。业内知道原来这个类型的盘子可以这么大,会有这么多人看这样的电影。

  问:目前很多电影与大数据进行结合,您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徐峥:大数据应该是一个非常全面、系统的应用,在前期的题材和类型选择时,也许大数据就开始介入了。在一个剧本还没有做之前,就应该知道这个电 影是一个什么样的量级,大概能有多少投资,会把这个剧本做成怎样的电影。也许等到有剧本后,可以根据这个剧本来设置一个专门的评估系统,给分析人士看后, 从中总结出一些专业性的数据,有没有笑点、泪点,有没有被感动的地方,有趣吗?观众到底喜不喜欢这个主人公,都可以产生数据。像美剧或者好莱坞的电影,他 们有一套非常完整的系统来做这样一个测试。

  当然,我刚才说的这些仅仅是关于一部电影的创作,如果从电影所带来的衍生产品,包括周边的开发来看,这是一个巨大、潜力无限的空间。

  问:在实际操作中怎么样利用这个大数据,而不是盲目迷信大数据,如果大数据告诉我们这个市场有多大,是不是要全信?

  徐峥:之前在讨论艺术电影,文艺片、商业片时,我觉得大数据也许能够给大家一些更明确的指向。也就是说当一个导演想拍一部小众电影,有自己的表 达时,可以通过数据有一个预测,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个时候如果还要做,会使其在态度上面有一个全面的了解,或者说预期。当然,如果数据跟他的预期不 符,可能就会出现很多矛盾或者不平衡的地方。

  问:你觉得中国电影在全球市场上有机会吗?

  徐峥:我自己一直觉得有机会,如果中国的电影的定位准确,真的有可能战胜好莱坞的作品。

  在做《心花路放》这部电影的时候,我们曾预测,这部电影在三四线城市一定会非常受欢迎,里面讲到了小城青年的元素,离这些城市的观众的距离很近,现实感是很强。

  《港囧》不是大数据电影

  问:大数据流行以后,怎么样来保证电影还能“百花齐放”,保证敢于做艺术冒险的人还是有一席之地,而不是说全部跟着市场去拍一样类型的电影?

  徐峥:这个问题真的很难回答。我觉得大数据对于商业化的运作,的确是一个比较可靠的支撑。但是最终所有的出发点还是要回到内容端上面,作为创作人员、从业人员,其实更多的还是以一个艺术家的身份面对他的创作。

  像李安导演这样的高手可以在这两方面尽量做到兼顾。比如《少年派》,不光是一个文化产品,它本身的品位和定位也很高。通过高科技把整个体验感、 光感也做得非常好。如果大数据的深化,可以更加科学、合理,且有目标的定位,希望可以帮助到一些拍小众电影的人,怎么去做才能保证不赔钱。可以从侧面帮助 这类电影良性成长。

  我觉得艺术家应该有自己文化追求,如果能通过大数据来助推,自然是更好。

  问:小众电影是否格外需要网络渠道的支持?这种支持应该是什么样的一种模式?

  徐峥:我特别想说这样一个观点,有的时候小众电影和艺术电影不见得就是好电影。票房高的电影,也不见得就是坏电影。从这方面来看,对一部比较标 准的、要承担一部分娱乐功能的商业片来说,也许不一定需要众筹。因为它本身并不缺少投资方。反而是那些新电影、新导演,存在这个可能性,把他的概念放到那 里,大家看好他,如果他做得好,也许可以得到一个众筹投资。

  问:《港囧》这部影片,您是参考了哪些数据、因素后,决定推出这部影片?根据现这些数据,能否预测一下《港囧》这部影片的票房能达到多少?

  徐峥:《港囧》不是一部大数据电影,其本身有故事在里面,我还是尽量寻找自己有感受的和关心的那些点,放在电影里面。对我来说,这也并不是完全安全,有一些地方也有冒险的尝试。

  刚才我们看到一些数据,这是总结出来的。比如说国庆和中秋档可能有这样一个市场需求,但我不知道在这个时期,观众喜爱情况什么样。因此,《港囧》最后能够拿到多少票房,不是我能够预测的。如果我预测了或者说一个数字,那也不科学。

  问:现在大数据对于创作者来讲,渗透的比较严重。比如说,在一部电影的创作初期,一些导演、编剧,还有制片人可能会根据其所谓的大数据来控制前期创作,或者说这个剧本应该怎么做,应该选择什么样的演员,如何看待这种趋势?

  徐峥:比方说有一个导演拿了一个剧本,找到投资,结果这个制片人说他这个电影不行,不符合我这个大数据,放出来没有那么多人看。那么说明了两个 问题:第一,本身这个剧本不是好剧本,如果是好剧本,那么这个制片人肯定是烂制片人,他看不到剧本里面的好处,虽然不见得是全明星的电影,但也可以有自己 的受众、艺术性。第二,制片人是好的,说明这个剧本不够好。一个足够好的导演,一定会找到一个靠谱的制片人。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1)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