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的新目标,是挖掘你的梦

[日期:2015-11-17] 来源: 钛媒体  作者: [字体: ]

大数据

  人类进入快速眼动睡眠(REM)的熟睡状态时,会将清醒时的现实情形与想象结合,营造出比真实世界更奇幻的梦境。梦可能无拘无束,可能治愈创伤,也可能是可怕怪异的噩梦。

  众所周知,梦能孵化伟大的思想,曾孕育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也激发了滚石乐队创作伟大歌曲的灵感。不过,做梦的人几乎不可能将梦的内容传达给他人,所以大多数的梦境都只能自己独享,难逃被遗忘的结局。

  20世纪初,弗洛伊德首次提出“梦”的说法,现代人则不妨将它当成一种“数据”来理解。大多数时候,人每晚会做很多梦,然而这海量信息大多数都会被遗忘。第二天醒来以后,我们常常只记得那么多梦里的一两个。即便是那些残存的零星梦境,也可能在我们抓起笔记下之前就从脑海里溜之大吉了。

  因此,梦是很难研究的对象。 和其他科研领域不同的事,没有多少关于“梦”的数据能够真正拿来研究,更别说推动理论进步,因此这个领域长期处于混沌未开的状态。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 如果能用时下流行的大数据来捕捉人的梦境,用一种量化的方式带领我们通往弗洛伊德所说的“通往潜意识的最佳途径”(“royal road to the unconscious”),那会不会有所突破?如果我们能够收集分析出梦的模式和相似之处,比如找出最常出现的是什么颜色,然后进行数据挖掘,这能否真正揭开人类潜意识的真相、找到做梦的缘由?

  这些正是西班牙神经科学家翁贝托·莱昂·多明戈斯(Umberto León Domínguez)等学者提出的大胆假设。

  多明戈斯在马德里自治大学医学院精神病学系工作,是睡眠与昼夜节律实验室的研究员。他认为:“ 既然社交网站的鼻祖Facebook和打车软件Uber能够管理人们有意识的信息,我们也该更进一步,管理自己的潜意识。 ”

  除了在实验室做研究,多明戈斯还是一款叫Shadow的手机应用的研发顾问,该应用目前还处于开发阶段。那是一款众包的闹钟应用和梦境日志,希望利用特定的算法,在全球的“做梦者”中找出梦境的模式。在人类漫长的梦境收集史上,Shadow算是最新的尝试。

  美国心理学家玛丽·惠顿·卡尔金斯(Mary Whiton Calkins)是收集并系统组织大量梦境数据的其中一位先驱。她还是首位当选美国心理学会主席的女性,堪称真正的“梦境会计师”。1893年,她收集了几百个梦境,对这些信息进行统计分析。她发现,“ 梦中的生活和现实世界有着密切的联系。 ”这一结论让过去认为梦境毫无意义的人仿佛受了当头一棒。

  上世纪50年代,又出现了一个颠覆传统观念的科学创举——第一个真正的梦境数据库建起来了。当时,以哈佛大学心理学家伯特·卡普兰(Bert Kaplan)为首的一批社会学家尝试建立一个“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社会学信息数据库”。

  哈佛大学的科学史教授瑞贝卡·勒莫夫(Rebecca Lemov)在她即将出版的著作中提到了这个项目:“到20世纪中叶,这项新的运动捕捉并定格了人类生活最难以捉摸之处。 紧张之处就在于这里——从梦境这样转瞬即逝的信息中创建数据。 ”而且,这些考古学家和心理学家不只旨在创建数据,他们还想将它存储起来,供后世科学家研究。

  这些研究者的确收集了很多梦境(其中大多数来自美洲土著部落人),但是,他们把这些信息存在一个现在早已过时的存储系统Microcard里,导致美好的愿景从未实现。加州伯克利神学联盟研究生院的访问学者凯利·巴尔克利(Kelly Bulkeley)也是一位梦境研究者。他评价,上世纪中叶那批科学家收集梦境的想法是对的,可惜他们的技术落后于时代,最终让研究活动走上歧途。

  现在,巴尔克利成了新一代梦境数据收集与分析领域的领军人物,他的在线档案已经记录了上千个梦境,都可以进行搜索查询。他和认知心理学家威廉·多姆霍夫(William Domhoff)合作,给上世纪50年代的科研理念注入了信息时代的生机。

  多姆霍夫也是用大数据手段研究梦境的先行者,他成立了一个梦境收集网站Dreambank.net。据美国商业杂志《快公司》报道, 巴尔克利与多姆霍夫的关键字算法可以推导出做梦者“清醒状态下的准确信息,包括其生活习惯(职业、体育活动、爱好)、人际关系和性关系状态(在约会还是已婚,性生活是否活跃)、情绪状态(积极投入、焦虑不安、无聊乏味还是抑郁低落)。 ”

  登陆巴尔克利的网站,通过上面的众多关键字来筛选,并观察数据样本, 你会发现有上百个梦境和《哈利·波特》里的人物、吸血鬼和僵尸有关。 该网站还提供诸如“进步人士的梦”和“极保守人士的梦”,甚至可以分国别查看乌克兰、巴西、阿根廷等国家国民的梦。 数据表明,梦的体验可能源于做梦者内心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道德或者宗教信仰。

  巴尔克利也是Shadow的顾问,但他担心,仅仅推出一款应用还不足以鼓动用户分享并即时更新自己的梦。他说:“人们对某些梦的模式非常好奇,但要是没有一些实质性的奖励来支持,我觉得这还不足以吸引人去尝试。”

  不过,就在今年早些时候,Shadow发布了内部测试版,目前已有几千人使用Shadow上传了自己的梦境。现在Shadow正在修复漏洞,并采取措施保障数据安全,计划在今年年底以前公开发布测试版。

  Shadow也并非目前唯一收集到海量梦境数据的智能手机应用。一款名为DreamSphere的iPhone应用已经收集了将近200万个梦,范围遍及印度、墨西哥等多个国家,用户能够看到世界各地的人都梦到些什么。

 

  即使梦境收集无法达到Facebook的水平,对研究人员来说, 这些激增的信息 也已成为巨大的考验。巴尔克利预计:“未来几年里,我们会看到一波新的(梦境)研究高潮,这将挑战大家对梦的传统观念。”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lainebo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