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揭五大丑陋行业内幕

[日期:2016-08-11] 来源:大数据观察  作者:西奥马尔编辑 [字体: ]

  前不久从几个众筹行业相关人员口中得知,早在2015年就被曝光的众筹平台刷单问题仍然存在,“刷单50%”,某众筹平台在工作任务表中如此标示。

  大量存在,行业默契,符合这两点的还有融资造假、直播刷粉、微信公众号刷量。包括订餐平台黑店猖獗,绝大部分岛君所知的行业黑幕都存在于新兴经济领域,O2O、互联网金融、短视频社交应用、新媒体......

  双创时代,新兴经济模式喷涌而出,一方面带来了激荡人心的社会和行业变革,另一方面由于法制建设的滞后和平台监管的不力,似乎也隐藏着不少隐患。有时候改革是以违法开始,但违的是制度壁垒,不是商业良知和用户的人身、财产安全。

  ▌被刷单毁掉的众筹

  “刷单找死,不刷等死。”

  2015年,法治周末一篇题为《众筹刷单:刷出虚假繁荣 涉嫌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的报道揭开了众筹平台刷单黑幕。

  “众筹、P2P(债权众筹,不属于狭义众筹范围)等行业存在着大量数据刷单冲量问题。”报道中资深互联网分析师马继华表示。

  众筹即大众筹资或群众筹资,是一种向群众募资,以支持发起的个人或组织的行为。截至2016年7月底,我国处于运营状态的众筹平台共有355家,大部分上线于2014年和2015年。目前以股权型和权益型平台为主。

大数据

  股权型众筹平台2016.7月发展概况(来源:人创咨询)

  注:股权型众筹是指支持者投入资金获得标的公司的股份或者收益权。一般起投金额较大,人数一般限定在200人以内,属于高风险的投资型众筹。

  权益型众筹平台2016.7月发展概况(来源:人创咨询)

  注:权益型众筹一般以小额为主,发起者筹款成功后交付的是产品,或者虚拟商品,还可以是个事件或者活动。

  众筹网站最臭名昭著的疑似刷单是“一小时破百万”的悟空i8温控器众筹。

  “悟空i8”由深圳市银河风云网络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推出,从去年11月23日开始在京东众筹开放预定,上线1小时内预定金额突破100万元。

  “第一天破百万后,十几个小时过去,数据还是在110万停滞不前,也就是说,差不多增长都在第一个小时。”众筹行业从业人士梁业(化名)在报道中称,虽然没有确凿证据证明悟空是刷单,但“数据表现出来的刷单却很拙劣”。

  “众筹项目刷单其实一直都有,对产品众筹项目的投资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消费,因为这类项目的回报一般为产品本身......人们都愿意购买别人也买的东西,刷单造假完全可以造成虚假繁荣,引诱其他消费者上钩。”该从业人员如是说。

  曾经的众筹,创客们都是需要埋头苦干研发出新产品(项目)样品(计划),才可开始众筹,其间还得不断完善直至送到消费者手上。而备受质疑的是,现如今的众筹中,一部分的商家仅凭几张概念图就可开始众筹圈钱,而后不断“跳票”,让收货日期一拖再拖;更有甚者拿出早已有之的产品打着创新旗号,披着众筹的外衣,却做着网络零售的实质。

  报道中提到,众筹工厂创始人、北京大学众筹金融课题组组长张迅诚认为,众筹刷单存在的原因在于众筹平台和众筹发起人的急功近利。

  “目前很多项目众筹更像是一种产品预售,而这种产品的技术、性能等可能还并未成熟,即使众筹成功后也并不一定能顺利进入生产环节,不能按时发货。”张迅诚指出,众筹刷单并非个例,已经是业内不言而喻的事情,尤其是一些转型中的大企业或者OEM厂商进入众筹后,本身就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项目刷单。

  ▌80%的创业者都在说谎,创投圈融资造假成公开秘密

  夸大虚报融资金额,已经成为创投圈公开的潜规则。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将融资造假描述为“行业内的一种新默契”。

  “80%以上的创业公司都会虚报融资,人民币变美元,融资金额乘以3倍5倍太平常,甚至乘以10倍的都大有人在,而把根据业绩情况分阶段到位的投资变成一次性融资更是普遍做法。”腾讯科技去年9月份发布题为《创业公司融资造假调查》的报道中称,国内科技公司中实际融资额能达到1亿美元以上的少之又少,A轮融资能真达到1亿元人民币的公司,2015年也很难超过15家。但据腾讯科技统计,目前A轮对外宣称融资亿元及以上的公司至少有60家,其中的水分不言而喻。

  报道中提到,深圳创东方投资总监李享称,O2O市场、智能硬件领域以及互联网金融领域,估值泡沫比较普遍,媒体曝出的离谱融资金额“仅供参考”。

  在创业阶段,由于融资协议的保密性,虚报融资的创业公司几乎不用担心谎言被赤裸裸地揭穿。但是发展到上市阶段,尤其是是在美股和港股上市,IPO招股书披露的真实融资数据,往往就是“国王的新衣”被揭开的时候。

  此前,创投媒体“铅笔道”通过梳理上市公司IPO招股书和财报,发现了多家上市公司涉嫌虚假融资,如360、迅雷、京东、陌陌、唯品会、YY等互联网企业,其中,窝窝团对外宣称其B轮融资额为2亿美元,但其上市披露的数据显示仅为5000万美元,前后差3倍。

  上市披露文件与历史融资额数据差异(腾讯科技整理)

  2016年,法治周末一篇题为《创投圈融资造假成公开秘密:查证困难 缺乏管束》的报道中提到,“创业公司夸大融资额无非是为了给前期投资者以信心,同时提高自己的估值。”

  “如果竞争对手宣布拿到了500万元融资,而你只拿到了300万元融资,这时候如实对外宣布的话,普通用户并不会去分析,只会简单认为你的公司发展得不如对方好,你们公司的产品可能也不如对方受欢迎。”现在出现的局面就是你宣布融资500万元,我宣布融资800万元,一定要比你高。该报道中产业观察家洪世斌如此表示。

  而投资人对于创业公司的行为也采取了放任的态度。

  “投资人自然是希望所投资的公司能受到外界关注,同时能在下一轮融资时融到更多资金,尽可能将自己的利益最大化。”

  整个创投圈,都笼罩着融资造假的疑云。究其原因,是创业公司和投资人之间的利益纠葛,此外造假成本太低也助长了这种疯狂的态势。

  “但即使最后,公司融资造假的事实摆在众人面前,大家也无可奈何,因为上市后再披露之前的虚报事件,是不会影响公司当下的发展的,除了可能被泛泛批评,违背诚实守信这种基本的道德准则外,该尝的甜头,公司都尝到了。”科技人士张一(化名)在该报道中表示。

  ▌刷单已经成为一种职业:直播平台刷粉,微信公众号刷量

  2015年以来,移动视频直播领域进入野蛮生长态势,腾讯、阿里巴巴等巨头入局,资本也给出更高的估值,直播平台融资动辄亿元以上。

  有一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直播行业高管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刷单情况尤其在新兴的移动直播平台更为普遍。“机器粉这个情况行业都存在,也是为了用户有更好的体验,你想你进房间,没有人跟你说话,很容易就走”,有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行业人士指出,这一情况实则是行业普遍现象。

  刷单———更好看的数据———更高的估值———刺激刷单,目前整个直播行业正在陷入恶性循环。

  南方都市报《起底直播平台恶性刷粉:黑屏直播仍有围观 涨粉5000标价1元》的报道中提到,刷单和直播平台之间联系紧密,一般平台方不会去压制,毕竟最后的最大受益者都是平台。因为如果平台数据好看,他们便可以通过提升估值,吸引资本的注入。“这条利益链的诱惑的确很大,不但让经济公司捧红了艺人,也让直播平台给出的数据更好看,某宝商家也可从中获益。虽然不能确定平台方是否参与其中,但应该也不会去主动压制这种刷单行为。”易观互联网娱乐分析师王传珍表示。

  业内人士表示,这是互联网行业的通病,“刷单已经逐渐形成一个职业,在电商、社交、广告等领域尤为突出。”

  某宝上专门进行微信公众号加关注刷量等操作的商家多达上千家,其中最火爆的买粉刷量产品销量已经接近15万。

  曾被媒体曝光的“微信刷粉”仍然在盛行。

  据《北京晚报》报道,目前有刷阅读量需求的多为一些营销账号,包括草根的广告号,还有自媒体账号,为了提升自己的价格,不断制造神话般的完美数据。而一些企业为制造阅读量高的假象,也会选择“刷数据”。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刷微信公众号阅读量在技术上不是难题,只要了解相应的编程,刷阅读量的软件几分钟就可以做出。“这种软件生成不同的IP,来点击文章页面,从而达到刷阅读量的目的,而且难以被平台运营方识别和禁止。”

  通信专家项立刚表示,虽然微信在防范阅读量造假方面有相应的防范措施和技术手段,但是想要根除这种刷阅读量的行为难度极大。

  业内人士建议用户可以留意观察公众平台的“异常阅读曲线”。“有的文章的阅读量增长速度会呈现出异常的曲线,这样的文章阅读量就会有造假的嫌疑。”

  此外,还可以留意朋友圈的转发情况。“我们有时会看到一篇文章阅读量达到了10万+,点赞数以千计,但却在朋友圈里难觅其踪迹。这样的阅读量也多半是假的。”

  ▌订餐平台黑店愈加嚣张:厕所洗菜,PS假证,“无证经营的又不止我一家,怕啥。”

  “厕所洗手池洗菜、用过餐盒洗了再用、PS假证黑店三天上线美团外卖,地图上根本找不着的餐厅竟成了百度外卖APP推荐商户……每个食客都不愿相信,自己钟爱的外卖可能就出自这样的黑心店铺。”

  2016年8月,某媒体连发两篇报道揭露互联网订餐平台黑店问题,此前3·15 媒体曾曝光过订餐平台黑店问题,但近5个月过去,那些无证无照、卫生堪忧的黑心作坊却仍在我们身边。

  2016年7月13日,石佛寺村,河南烩面。脏乱的厨房,肉食等物就百字脏兮兮的地面上,一名女子在收拾案板。

  2016年7月28日,朝阳后现代城,雨花庭鸡参汤。蔬菜就在厕所的洗脸池里洗,马桶就在旁边。

  诺大的五道口美食城,从2016年3月后便开始申请营业执照,而在这近4个月的过程中,整个美食城一直是无证经营。

  2016年8月5日,五道口购物广场,霸王花甲,门口停着送餐车。“霸王花甲”是五道口美食城中的一家,在帝都,她们这种小商小贩根本没有办法办下两证,也因此从今年3月以来,店铺一直处于无证经营状态。“无证经营的又不止我一家,怕啥。”老板娘赵慧(化名)如此表示。

  某报道中提到,位于百子湾后现代城小区的“雨花庭参鸡汤”后厨条件相当恶劣。由于厨房狭窄,服务员童童被要求在厕所的洗手池里洗菜。

  与“雨花庭参鸡汤”一样,回龙观的“美佳小厨”也在跟厕所做斗争,“厕所紧挨橱柜。苍蝇不断飞到洗碗工杨威(化名)身上,杨威气急了,拿着一瓶杀虫剂,冲进厕所一阵喷。但是等他再打开厕所门,门口垃圾桶里苍蝇又嗡嗡起来,时不时落在新送来的菜和肉上。”

  外卖平台对于如此多的无证或假证餐厅并非毫不知情。外卖平台内部人士称,各平台对于网络商户有明确要求,要求商家必须证照齐全。不过在实际操作中,平台的审查并不严谨,专业性也不高,甚至默认无证或假证的存在。

  3·15后,“雨花庭参鸡汤”因无《餐饮服务许可》成为饿了么上千家下线餐馆之一,其后老板王强(化名)转而将精力集中在美团和百度外卖平台上。在百度外卖上,其3月至7月的销量月均超过2000单。

  2016年7月,王强上传了网上找来的宽敞明亮的后厨照片,“雨花庭参鸡汤”在饿了么重新上线。

 

  据某外卖平台内部人士透露,3·15之后饿了么在全国下线几千家商铺,北京地区就有上千家,市场份额从36%下降到30%。然而这些下线的黑店并未消失,随即上线了美团和百度外卖,也不乏个别店铺重回“饿了么”。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