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揭哪些富豪对母校比较慷慨?

[日期:2016-12-20] 来源:谢爱磊编辑 |   作者:李臻 [字体: ]

  前段时间有报道称,中国陈天桥和雒芊芊夫妇向美国加州理工学院捐赠1.15亿美元用于大脑研究。近些年来,富豪们向名校慷慨捐款并非特例,外界对此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质疑他们为什么不捐给自己国家的大学,也有人认为捐款只是便于自己儿女进入这所大学。但事实真的如此吗?香港大学教育学院博士谢爱磊在下文作出阐释,用大量数据分析,富豪校友的亿万捐赠到底都做了什么?

大数据

  陈天桥和雒芊芊夫妇向美国名校加州理工大学的1.15亿美元捐赠,一石激起千层浪。消息传出,有人赞有人弹,包括知名科学家饶毅在内的许多人士都在质疑陈天桥夫妇“为何不给中国大学捐款”?

  关注大数据观察网(微信公众号:shuju_net)了解更多精彩资讯

  不过,实际上,富豪们千里迢迢给异国高校大笔捐赠确实并非孤例。早在2000年,比尔?盖茨就通过自己设立的梅琳达?盖茨基金给远在英国的剑桥大学捐赠过高达2.10亿美元的资金。

  从高校和学术人员的角度来讲,教学和研究本身就都是跨越国界的,他们当然期待不同来源的捐赠——包括来自异国富豪的巨额资助。

  从这个角度来看,更有意思的问题其实是,为何陈天桥的这笔大额捐赠没有给他的母校复旦大学?这个问题的确很难回答,需要问一问陈天桥夫妇才能知道。

  不过对一所大学(尤其是私立高校)而言,是否能够办好,也在很大程度上看它能吸引到多少捐赠。丰厚的捐赠能让学校拥有一流的校园设施,招聘到世界级的教师,应用最尖端的教育技术,还能让许多无法依靠家庭承担费用的一流学生进入其中学习。

  斯坦福就用这一招来和自己的竞争对手过招,它鼓励低收入学生的申请,并馈赠丰厚的奖学金,对于父母年收入低于12万5 美金的学生,该校基本免费。而且,根据该校的统计,77%的毕业生,在毕业时没有任何债务。

  所以众多高校,都在施展拳脚,多渠道吸引捐赠,尤其是校友的捐赠。哪些大学在这一点上比较成功?获得的捐赠最多?哪些富豪对母校比较慷慨?富豪们的捐款都用来干什么呢?

  哪些富豪对母校比较慷慨?

  到底怎么定义慷慨?一种方法是看看富豪们捐的数量到底占自身资产净值的多少。美国的最好学院网(TheBestSchools.org)曾经做过一个统计。他们按照富豪们捐款给母校的数量占自身资产净值的百分比来排名,算出了美国当前排名前50位的最慷慨校友(见表一,本文整理了前25位)。

  ▲表1:美国最慷慨的五十位校友*(TheBestSchools.org)

  *此表仅整理前25位

  在这份榜单上,罗伯特·伍德鲁夫,排名第一。他是可口可乐公司历史上最重要的首席执政官之一,尽管他自己只在埃默里大学上了一个学期课,但这样并不妨碍他成为该校历史上最伟大的捐助者之一。

  1979年,伍德鲁夫和他的兄弟乔治捐赠了1.05亿美元给母校。在当时,这是以个人名义给单个教育机构的捐赠中最大的一笔。这笔捐赠占罗伯特·伍德鲁夫自身资产净值50%。

  在这50人名单当中,数额最大的捐赠来自于约翰·克鲁格,这位都市传媒(Metromedia)的创造者,深感在常春藤盟校的学习经历改变了自己的人生,一下子捐了4亿美元给母校哥伦比亚大学。

  按照《美国高等教育纪事报》的统计,这笔捐赠是最大的专门用于学生援助的单笔捐赠,也是历史上排名第四高的给单个高等教育机构的捐赠。

  这50人名单中,最慷慨的华人捐赠者是陈启宗和陈乐宗兄弟。他们2014年籍香港恒隆集团的家族基金共捐赠给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3.5亿美元,这笔捐赠在当时,是该校有史以来收到的最大一笔捐款,后于2015年6月被约翰·保尔森刷新。陈乐宗曾于1975年在哈佛大学获得医学放射物理学硕士学位,并于1979年回到哈佛大学并获得了放射生物学博士学位。

  榜单上的另一位慷慨捐赠者是香港的地产商人李德义。他在麻省理工学院获得学士和硕士学位。给母校的捐赠高达1.18亿美元,占其净资产的4.1%。

  在中国,还没有类似的“慷慨榜单”。当然,慷慨还有另一种定义,就是看谁捐的数额最大了。中国校友会网曾按照校友的大额捐赠绝对数做过一个榜单,在这个榜单上,最慷慨的一笔捐赠来自于卢志强,他在2015年给母校复旦大学的捐赠高达7亿人民币。比排名第二的董钧多了5亿,董给母校清华大学的捐赠实际上也不低,高达2亿人民币。排名前12位的捐赠者当中,有3位来自复旦大学,2位来自清华大学,两校的富豪校友应该算是高校中最为慷慨的了。

  ▲表2:中国大学2015校友大额捐赠十二位强(中国校友会网)

  哪些大学获得捐赠最多?有钱的越有钱

  关于大学捐赠,另一个不得不问的问题是,到底哪些大学拿到的捐赠比较多呢?答案是:少数那么几所高校。

  按照美国理财网(Money)的统计。2015年,该国针对高校的慈善捐款高达创纪录的403亿美元。但是,其中115.6亿美元(占总数的29%)到了大约20所高校的手里(见表3)。

  ▲表3:美国高校2015年获捐金额最高的大学20强*(Money)

  斯坦福大学当年获得了创纪录的16亿美元捐赠。哈佛大学名列第二,获得的捐赠也高达10亿美元。在这20强当中,排名最末的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即便如此,该校当年获得的卷则也高达3.7亿美金。

  另一个值得留意的现象时,当年获得捐赠最多的高校中,仅五所大学为公立大学,其余则都是私立名校。

  总体上看来,越是有钱的高校获得的捐赠越高!我们不妨将该网站整理的另一份榜单做个比较(表4),在表4这个榜单上,美国理财网整理了美国高校捐赠基金规模的前十强。不难发现,这两份名单上的高校基本重叠,获得捐赠金额最高的大学,基本上也是那些捐赠基金规模最大的高校。

  ▲表4:美国高校捐赠基金规模10强*(Money)

  比方说,在2015年度,哈佛大学的捐赠基金已经高达364亿美元,排名全美第一。同年,它获得的捐赠排名全美第二。斯坦福大学的捐赠基金规模排名全美第五,高达222亿美元,它在2015年获得的捐赠总额排名全美第一。

  老牌名校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捐赠基金总额排名全美第9,高达101亿美元。2015年,它获得的捐赠金额排名与基金规模排名基本相当,全美第10。

  给了精英,而不是有需要的人。

  ▲表5:中国高校2015年基金收入前10强(青塔网)

  ▲表6:中国高校2015年年度收入总决算前10强(青塔网)

  实际上,在中国,规律也是基本相似。青塔网曾对2015年大陆不同高校基金会公布的收入状况做过一个统计,排名前十的高校,我们都非常熟悉。

  这份榜单上的名字与当年教育部部属高校公布的年度收入总决算排名前十的高校名单基本重叠。例如当年基金收入排名和总决算排名前三甲中,都有清华大学与北京大学。在两份榜单的前五强中,都有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在前10强当中,则都有浙江大学和武汉大学(见表5与表6)。

  富豪们捐款给母校干什么?他们看起来傻傻的?

  美国知名博主马尔柯姆(Malcolm Gladwell)曾撰文说,亿万富翁们在解释为什么捐赠给那些名牌大学时,听起来就像是白痴。例如,当谈及为什么捐给哈佛或斯坦福大学时,这些人会说:“因为所有的朋友都觉得他们这样做很好”,“他们可以在那些名牌高校的建筑上刻个名字”,“和这些有着无限品牌价值的高校有了联系”等等。

  马尔柯姆不无讥讽地说,很难相像,这些有着精明投资大脑的人谈起捐款的事来,是如此地草率。当然,马尔柯姆的话有着特别的情景,他对这些亿万富翁们不满的主要一点在于——他们似乎从没有考虑社会正义。因为这些人捐来捐去的都是名牌高校。而那些穷人的孩子往往上不了大学,或者上不了好大学。所以,在他看来,富人们需要认真对待慈善事业——捐给了有钱人,就意味着真正有需要的人得不到资助。

  ▲图一:美国50位最慷慨富豪校友捐款的指定用途

  ▲图二:大陆50位最慷慨富豪校友捐款的指定用途

  除去这一点,富豪们对自己的捐赠其实还是挺认真的。一般来讲,大部分富豪,对每笔捐款的用途,都有着明确的说明。

  在整理最佳学院网所提供的“最慷慨50位校友”名单和捐赠项目时,我发现,这50人当中,仅有四人没有对捐赠的流向做具体的说明,另外47人对于自身的捐赠到底要做什么,都有明确的打算(见图1)。在中国校友会网整理的中国富豪捐赠12强当中,所有富豪都对捐款用途有着明确的说明(见图2)。

  总体看来,富豪们的捐赠主要有如下用途:

  一是资助开展基础设施建设(例如扩建校区,翻修旧建筑等等);在上文所提的美国最慷慨50位富豪校友当中,有9人的捐赠其中一部分指明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在中国的最慷慨校友当中,有1位指明用于这一方向。

  二是直接捐助指明的学院或捐助设立新的学院;在上述50人当中,有15人的捐赠部分或全部指明用于这一用途。

  另外,有意思的是这50位慷慨的富豪们最喜欢的是医学院或公共卫生有关的学院以及商学院。15人指明捐赠学院的人当中,有5人指明捐款要用于医学院或公共卫生学院,有3人指明用于商学院。中国的富豪校友当中,也有1人的捐赠指明这一用途,且要用于生命科学学院。

  三是资助设立研究中心或者资助开展有关研究;在美国最慷慨的50为富豪校友当中,有18人指明自己的捐赠要用于设立研究中心或资助研究。富豪们偏爱的还是医学或卫生领域的有关研究。这18人当中,有7人的捐赠是指明用于这一领域。其他11人的捐赠则分布在社会政策,环境等不同领域。

  在中国,在上文所提的12位慷慨富豪校友当中,有6人的捐赠指明用于设立研究中心或资助有关研究。例如,马云针对母校杭州师范大学的捐赠,其中部分则是指明用于教师教育有关的研究。

  四是资助开设新的学位项目或者建立学习中心;这美国的50位慷慨富豪校友当中,有7人的捐赠,部分指明用于这一用途。上文所提的中国的12位富豪校友当中,有6人的捐赠也指明用于相关用途,例如用于学生的创新创业教育。

  五是用作学生资助或奖学金;美国的50位富豪校友当中,有13人的捐赠部分用在有关项目上,中国的12位慷慨富豪校友当中,有2人的捐赠是用于这一用途,

  六是设立教授教席或开展师资建设。美国的50位富豪校友当中,有5人指明捐赠用于这一用途。中国的12位慷慨富豪校友当中,有5人的捐赠指明用于师资建设,

  七是直接的艺术品或珍贵图书捐赠。在上文所提的美国最慷慨50位富豪校友当中,有2人的捐赠其中部分指明用于这一用途。例如,威廉?H?谢德德在2015年向普林斯顿的费尔斯通图书馆提交了2500多本珍贵书籍和手稿,估计价值超过3亿美元。

  八是用来支持该校的体育运动项目。这可能也算是美国特色了——中国富豪们并不钟情。美国最慷慨50位富豪校友当中,有3位指明捐赠用于资助体育运动。

  在榜单上名列第27位的布恩·皮肯斯(T. Boone Pickens),他本人针对俄勒冈州立大学的捐赠当中,有超过2/3都是用于运动项目。2006年,他更是斥资1.65亿美元捐赠该校的NCAA(全美大学运动联合会)所有运动项目,这也是有史以来针对该类型运动项目的最大笔捐赠。

  所以,从指定用途这一点去考虑的话,富豪们所关注,就远远不是建筑外的事了——刻个名字。这样,除了担心校友们的捐款是不是会让富校和穷校的差距拉大,不会让穷学生受益外,另一个要担心恐怕就不是他们过于盲目的问题了,而是他们会影响学者一直捍卫的传统——学术自治的问题。

  富豪们指定用途的捐赠是否会影响学者和学生的研究与教学?会左右学者研究什么和学生学习什么吗?这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一个与之相关的有趣故事是,棒约翰的创始人约翰?施耐德曾联合柯氏兄弟基金会(the Koch Brothers Foundation)资助路易斯维尔大学和肯塔基大学的商学院学位项目。在资助时,他们都列明条件说,假如他们认为这两所大学没有实现他们想要的目标,就要终止资助。他们的目标是什么呢?教授自由市场经济学,也就是说,教学生们的那些教授要同意捐赠人的政治和经济学观点!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lainebo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