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等现代科技为什么没能阻止恐怖袭击?

[日期:2016-12-28] 来源:中国投资咨询网  作者: [字体: ]

  12月19日,离圣诞还有不到一周,在往年应该是充满了期待和喜悦的日子,在今年却被蒙上了悲伤和恐惧的阴霾。当地时间同一天,欧洲连发3起袭击事件,造成数十人死伤,其中尤以德国柏林恐袭事件造成的死伤最为严重,而极端组织ISIS已经宣称对此事件负责,此次袭击事件也被正式定性为恐袭。从去年末的巴黎恐袭事件开始,欧洲一直枪声不断,恐袭频繁。据外媒报道,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全球范围内仅9天无恐袭事件。2016年真的要成为恐袭元年了吗?

  全世界的恐袭高潮正在来临?

  在12月19日发生的三起袭击事件中,死伤人数最多的是发生于德国柏林的卡车冲撞事件。该卡车以65公里的时速冲入人群密集的圣诞集市,撞死12人,撞伤50多人。随后警方调查聚焦的多名嫌疑人身份均非德国当地人,一为巴基斯坦难民,一为突尼斯人。

大数据

  欧洲,移民,难民,圣诞集市,恐怖袭击,这几个关键词足以引起很多欧洲人民的恐惧和愤怒,并再次把接收难民和对抗恐袭推上讨论台。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等多国政府迅速反应,加强节日安保措施。但对国际政治的影响最大的,恐怕还是俄罗斯驻土耳其大使被枪杀事件,这也是三起袭击事件中发生最早的一件。

  从土耳其击落俄罗斯战机致使俄土关系恶化,到俄罗斯不计前嫌将政变情报透露给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今年以来,俄土关系几经变化,一波多折此次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的恐袭,凶手从背后刺杀了俄驻土耳其大使,目前判断遇刺和恐袭密不可分。可以说,这是一场发生在摄影机前的恐袭秀。

  美国学者布赖安·詹金斯就曾说:“恐怖主义的目标不是实际的受害者,而是旁观者。恐怖主义是一个剧场”。施恐与反恐,就像是一个太极图的阴阳两面,相克相生。相比起单纯的袭击,恐袭的最大不同就在于恐怖分子和其背后的恐怖组织不仅仅只是想造成人员的伤亡,他们还企图利用现代科技和现代媒体传递信息,散播恐惧。在恐袭和反空袭的较量里,现代科技所占的分量也越来越大。

  大数据等现代科技如何反恐?

  在今年年初的巴黎恐怖事件当中,佛罗里达大学助教Taha Mokfi为了解全球各地的人们怎么看待巴黎恐怖事件,挖掘社交媒体上的各种数据,仅从推特账户上就摘录了20万英语推文。其中包括#伊拉克、#穆斯林、#ISIS、#叙利亚、#沙特阿拉伯等众多标签,并以此产生标签云和情绪评分。然后再应用数据科学的R编程语言,绘制图表,确定和解析#巴黎袭击标签和其他相关标签之间的关系。

  除了进行事后统计,大数据也可以给恐袭提供事前预测和分析。比如利用Tableau数据可视化工具可以审查近10年内参与极端主义、跨国犯罪和恐怖主义的个人和团体的相关数据。ISVG(暴力组织调查研究所)每周使用Tableau生成各种不同的报告,并将它们发送给世界各国国防部官员,来检测任何可疑的和不寻常的数据模式,帮助各国国防部了解主要恐怖分子阵营的模式和特征,这款软件还可以通过面部特征进行人脸识别,帮助各国尽早将安全措施打牢,防患于未然。

  俄罗斯也在作战中频繁运用大数据进行作战分析和战略制定。通过利用挖掘分析算法的解析技术,俄国国防军队不仅能够获取恐怖分子的信息和其余变量特征,还能够根据其活动轨迹和社交网站上的行踪大致确定其活跃范围。比如在之前的空袭ISIS作战行动中,俄军就初步实现了太空力量和空中力量的一体化整合。太空卫星为空中的战略轰炸机提供了目标的精确定位数据、为导弹和炸弹提供了精确的导引,为战略轰炸机绕欧洲大陆边缘“远道”飞行等都提供了可靠的保障。随后,根据卫星所得数据判断出恐怖分子活动据点,并且为俄军提供大致人数及火力值,为其之后的空袭成功奠定了十分重要的基础。

  在Dataeye创始人汪祥斌看来,随着大数据技术的成熟和普遍利用,在未来,包括社区管理、人员流动、交通疏导、治安管控、国土安全等都会涉及并得到实质性的应用,而且越来越下沉和普遍。包括汽车联网、智能家居、家庭娱乐等都会与大数据充分结合。

  除了大数据云端数据系统以外,人工智能(AI)技术也开始投入反恐行动。AI最重要的优势在于能对恐怖分子、犯罪分子和极端分子建立更好的模型,采用的方式比人类在纸上的演算更加复杂和精巧,也更加有效。比如在作战中理解敌军的组织结构,理解敌军信息如何传播,或者是确定敌军的作战部署计划和行动时间。如果仅靠人力,所得数据庞杂且耗时太久,利用人工智能便能够快速,准确的获取信息。

  比如亚利桑那州立大学的学者们就曾利用AI系统分析出2014年下半年ISIS记录在案的2200多次行动,发现了后者多种行为的规律。如果遭遇大规模空袭,ISIS会减少步兵作战行动,转而使用“简易爆炸装置”;在敌人发起大规模地面进攻之前,ISIS喜欢大肆动用汽车炸弹等等。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高科技给反恐提供了支持,但反恐并不是有了高科技就可以成功的。主人公在高科技的帮助下,轻松搞掂各种恐怖分子是只能出现在《国土安全》和《碟中谍》的虚构故事。因为高科技一方面可被科研机构和政府利用,进行反恐的事前预防和事后搜捕;一方面也可被恐怖分子用来武装自己,提高杀伤力。

  在法国巴黎遭到恐怖分子袭击后,有证据显示恐怖分子可能使用了索尼的流行游戏机PS4进行通信,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PS4很难被监控。虽然科技含量相对低,但比传统加密电话、短信和邮件更为安全。

  英国每日邮报也曾刊登过专家意见称,3D打印技术的迅速扩散存在着巨大的安全隐患,不法分子可利用该技术制造枪支,甚至是核武器。核政策专家马修-克勒尼希(Matthew Kroenig)和特里斯坦-沃尔佩(Tristan Volpe)提议称,应当采用其它策略限制危害核安全领域的增量制造,控制3D打印技术的扩散;除了控制硬件,政府和行业技术人员应当更有效地保护好建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零部件的图纸设计。

  军备控制分析专家艾米-尼尔逊(Amy Nelson)指出,随着数据数字化存储,这些武器设计数据很容易扩散传播。恐怖分子和其他非政府武器也在积极使用3D打印技术制造更具毁灭性的武器装备。

  除此之外,任何一种现代科技都可能被恐怖分子加以利用,从智能手机、全球定位系统、电子地图到暗网、网络加密技术、3D打印技术,高科技已经成为了恐怖分子的隐身衣,他们利用科技来招兵买马,再利用科技发起作战。政府难以追踪,直到恐怖组织自愿脱下隐身衣宣称自己制造了袭击,我们才恍然大悟。

 

  高科技技术也许比人类算得快、比人类记得多,甚至可以在足够多数据的支持下进行人类行为的预测和模拟。但它毕竟不是人类,没有人类的情感也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它是强大的有力的反恐武器,也是强大的精密的袭击武器;它既可以被我们运用指向恐怖分子,也可以被恐怖分子拿来对着我们。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lainebo | 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