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数据告诉你:祁同伟接班高育良的概率只有1%

[日期:2017-05-24] 来源:  作者:聂辉华 [字体: ]

  一部流行的电视剧有时就是一部很好的知识普及教材。最近,电视剧《人民的名义》在大江南北风靡一时。对这部电视剧的热议,让很多观众知道了检察院是如何反腐倡廉的,不同岗位的官员级别是怎么回事,甚至连股权转让和信托基金这样的专业财务问题也进入普罗大众的视野。今天,我们以“数据的名义”来谈谈《人民的名义》背后蕴含的官员升迁规律。(编者注:题图为中国公务员考试现场)

大数据

  一、高育良的如意算盘

  根据剧情,汉东省公安厅长祁同伟是省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高育良的得意门生,因此高育良一直想推荐祁同伟担任主管政法工作的副省长,并且明确希望其下一步接任省政法委书记。政法委是党委下属的一个专门委员会,负责指导和协调一个地区的公安、检察院、法院、司法和国家安全等部门的工作。因此政法委书记可谓位高权重,一般都是本地区党委常委的班子成员。例如,市政法委书记一般都是市委常委,并且在很多时候由市委副书记兼任,这可以说是一种高于一般常委的职位“高配”。然而,新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早已看穿了这一切,直言不讳地指出:“安排政法委书记,再把高育良的省委副书记接过来,祁同伟就功德圆满了。”省公安厅长——副省长——省政法委书记——省委副书记,高育良为了祁同伟的升官计划可谓用心良苦。但是,这毕竟是一厢情愿。在现实中,一个省公安厅长升迁到省委副书记的概率有多大?让我们用数据来说话。

  在高育良的如意算盘中,祁同伟升迁的关键一环是担任省政法委书记。这有两个原因。第一,只有担任省政法委书记,才能真正掌控汉东省的公检法司系统,从而让祁同伟成为名副其实的“政法帮”头子。如果这个政法委书记不是高育良信任的人,那么汉东省政法帮恐怕就分崩离析了。第二,只要担任省政法委书记,祁同伟就能成为省委常委,这样就能顺理成章地接替即将退休的省委副书记高育良。如果祁同伟只是一个分管政法工作的普通副省长(非省委常委),那么他上面其实还有一个政法委书记(省委常委),这意味着他无法真正掌控汉东省的政法系统。于是,我们就以省政法委书记这个关键职位作为切入点,计算一个人从省公安厅长到省委副书记的“三级跳”的成功概率有多大。

  二、省政法委书记的“素描”

  我们收集了1992-2016年中国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不含港澳台)的省级政法委书记的个人履历。在这25年里,总共应该有775个省-年观测值,其中90年代初期的若干省政法委书记的名字或简历无法找到,因此最终有719个观测值。这719个观测值包括了175名担任过省级政法委书记的副省级官员,其中4人曾两度担任同一省份的政法委书记,5人曾在不同省份多次担任政法委书记。例如,强卫于1996-2001年担任北京市政法委书记,2004-2006年再度担任北京市政法委书记。为什么一个官员会在同一个省份两次间歇性地担任同一个职务呢?因为除了省委书记、省长,其他省委常委之间只有分工差别,没有明显的高低之分,所以其他省委常委可以兼任多种职务,并且可以根据工作需要多次兼任某一职务。

  我们先来看看省政法委书记的基本特征。我们按照一个省一个人的数据单元计算,1992-2016年总共有181个省级政法委书记(多次在同一个省份担任政法委书记时只计算1次)。从年龄上看,他们在一省上任政法委书记时的平均年龄为53岁。考虑到副省级干部的退休年龄是60岁,这些人的仕途发展空间很大。从籍贯上看,181个省政法委书记中,77人是本省人(占43%),104人是外地人(占57%)。从专业上看,29人的最终学历是法学专业,占16%。这可能说明,政法委书记的主要职能是协调公检法工作,因此法学专业背景不是必需条件。从学历上看,20人是博士(11%),77人是硕士(43%),71人是本科或大专学历(39%),13人是大专以下学历(7%)。

大数据

  我们再来看看省政法委书记的来源。这181个省政法委书记上任前的主要职务,有36个是市(区)委书记(20%),有35个是省公安厅长(其中4个是外省公安厅长)(19%),有33个是本省(市)副省(市)长(18%),有16个是省委秘书长(9%),有6个是省法院院长(其中2个是最高法院副院长)(3%),有5个是省检察院检察长(3%),还有5个是省纪委书记(3%),最后有45个是其他职务(25%)。其他职务包括: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统战部长和政协副主席等。概括一下,省级政法委书记的主要来源是市委书记、公安厅长和副省长,其中本省公安厅长的比例为17%。

大数据

  三、“祁同伟”的升迁概率

  有了前面的现实数据,我们就可以根据数据中的规律来推测,祁同伟以汉东省公安厅长的身份接任高育良的省委副书记的概率究竟有多大。

  祁同伟实现“三级跳”的第一个环节,是从省公安厅长升为副省长。副省长属于中管干部,其任免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决定。省委作为一个省的最高领导机构,对副省级干部的推荐具有很重要的分量,特别是省委书记的意见非常重要。对于省公安厅长这个职位来说,主要有两条上升通道:担任省长助理,并享受副省级待遇;升任副省长。决定官员升迁的因素除了年龄、履历和关系,还有运气,就是有没有职务空缺。

  根据《人民的名义》的剧情,在新省委书记沙瑞金到任之前,省委已经开始酝酿祁同伟提升为副省长的事情了。这说明,汉东省有副省长职位空缺,并且祁同伟是主要候选人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分析全国公安厅长有多大概率升为副省长就没有必要了。如果没有沙瑞金的到来,或者如果沙瑞金不是那种强势反腐的省委书记,那么祁同伟提升副省长的事情几乎是板上钉钉了。可惜,他偏偏遇上了沙瑞金,偏偏赶上了反腐风暴,偏偏赶上了干部冻结。沙瑞金上任伊始,虽然对祁同伟没有什么好感,但也没必要为难祁同伟的老师和上级高育良副书记。于是,我们可以简单地假设,祁同伟升为副省长的概率是50%,即成功和失败的概率各一半。

  关键是后面两个环节。即便祁同伟升为副省长了,有多大的概率变成省政法委书记呢?一般来说,正厅级干部提拔为副省级干部(如副省长),不会立刻安排为省委常委。而省政法委书记通常是省委常委,因此从副省长到省政法书记,这算提拔。我们没有全部副省长的履历数据,但我们从前面的统计中知道,省政法委书记有18%来自副省长,于是我们可以简单地假设副省长提升为政法委书记的概率是18%。且慢,有人说,根据前面的数据,省政法委书记有17%来自本省公安厅长,那是不是意味着省公安厅长可以直接提升为省政法委书记并且概率差不多?并非如此。在2007-2012年,公安部门的“一把手”通常是“超级高配”,即由政法委书记兼任公安局长,而当时的公安局长已经高配为政府副职级别(享受副市长或副省长待遇),或者很快就过渡到政府副职级别。因此,看上去很多公安局长或厅长直接提拔为省政法委书记了,其实大部分是从副省级提升为省委常委。2012年之后形势发生了变化,公安部门的“一把手”从“超级高配”变成了“适度高配”,一般都是提升为政府副职,或者政府“一把手”的助理并享受政府副职待遇。简单地说,2012年之后,祁同伟从公安厅长直接升为省政法委书记的捷径已经断了,必须先从副省长这一类职务干起。这意味着,祁同伟从省公安厅长升为省政法委书记的概率应该是50%*18%=9%。

  最后一个环节是,假设祁同伟先后提升为副省长和省政法委书记,那么他进一步升任省委副书记的概率有多大呢?一般来说,省委常委班子一共有13人,其中省委书记、省长(兼任第一副书记)、省委副书记永远排在前三名,其余10个常委成员(一般包括常务副省长、纪委书记、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宣传部长、省委秘书长、省会城市和重要城市的书记、副省长、统战部长以及一个军人常委)按照成为副省级干部的先后次序进行排名。换言之,省委副书记高于普通的省委常委,因此省政法委书记担任省委副书记属于提升。

  为此,我们需要统计一下省政法委书记的去向。1992-2016年的181个省级政法委书记,有37人升迁(20%),84人平调或留任(46%),有60人退休或被降职(占33%,其中还有4人因腐败被调查)。20%的升迁概率是比较高的,大约与省委书记和省长升迁的概率差不多。在升迁的37名省政法委书记中,24人升为本省省委副书记(65%),6人升为省政协主席(16%),2人升为省人大常委会主任(5%),其余5人升为其它职务(14%)。其它职务包括外省省委副书记、中央纪委秘书长、最高法院副院长或国务院秘书长,只有1人直接升任为省委书记。

大数据

  根据上述统计结果,祁同伟从省政法委书记升为本省省委副书记的概率是:20%*65%=13%。再考虑到前面从省公安厅长升为省政法委书记的概率,祁同伟从汉东省公安厅长最终升为汉东省委副书记的概率是:9%*13%=1.17%。是不是很低?但这可能还是上限!我们可以更改一些关键假设。如果汉东省委书记沙瑞金认为祁同伟人品不好,但是并不想与省委副书记高育良公开撕破脸,那么他代表省委向中央推荐祁同伟担任副省长的概率可能不是50%,而是30%。此时,祁同伟从公安厅长最终接任高育良的省委副书记的概率就是:30%*18%*13%=0.7%。连1%都不到!0.7%的概率估计比买彩票中奖的概率都低,究竟有多低呢?如果你把一枚硬币往天上一抛,每次正面朝上的概率是50%,连续7次正面都朝上的概率都略大于0.7%。

  为了升官,祁同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牺牲了家庭、婚姻和良心,才爬上了省公安厅长的位置。但是,既然从公安厅长爬到省委副书记位置的概率只有1%,祁同伟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呢?我觉得有三个原因。第一,当官会上瘾。一旦尝到了非法使用权力的甜头,从此光靠个人意志已经难以克服不择手段向上爬的欲望了。第二,一旦有了关系,会高估自己提升的概率。有省委副书记高育良这个靠山,祁同伟眼里的升迁概率可能就是80%,这叫过度自信。第三,派系利益的驱动。祁同伟的提升已经不是祁同伟一个人的事情了,而是汉东省整个政法帮的事情了,因此他是半推半就地走上了不择手段爬升的不归之路。

  End.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