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背景:
阅读新闻

倒卖 Facebook 数据的研究员说,他没帮上特朗普什么忙

[日期:2018-04-28] 来源:网络大数据  作者: [字体: ]

  Facebook 泄露丑闻还未结束,案件的核心人物、剑桥大学研究人员 Aleksandr Kogan 周二参加了在英国议会的听证会,为自己辩解了一番。

大数据

  Kogan 2013 年利用 Facebook 的接口开发一个性格测试应用,有 30 万用户安装并输出数据给它。随后这批数据就被卖给了分析公司 Cambridge Analytica 用于精准营销。

  在听证会上 Kogan 回答了几个关于数据的几个基本问题。

  Kogan 表示,他所采集到的数据确实提供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这家公司前 CEO Alexander Nix 曾经向英国国会否认取用了 Kogan 的数据。对此 Kogan 说这“完全是杜撰”,议员追问:“你认为 Nix 在撒谎?”,Kogan 回答道“绝对肯定”。

  Kogan 并未直接向 Facebook 提供数据。他的项目开始前,他聘用了一家市场调研公司,招募到 20- 30 万人来参与测试,而根据 Facebook 当时的规则,开发者还可以得到每个人的 150 个好友的数据。分析处理后,Kogan 将这些公司卖给了 Cambridge Analytica 的母公司 SCL,后者付费 32 万美元的费用。

  Kogan 承认自己创办的数据公司 GSR(Global Science Research)和 Facebook 曾经关系密切,他的合伙人之一 Joseph Chancellor 目前就在 Facebook 任职。

  听证会之前,他也曾对 CBS 表示自己“多次到访 Facebook 总部”,Facebook 也雇佣了他的学生,2015 年 Kogan 还为 Facebook 提供数据咨询服务。

  “我原以为这会对我的学术生涯,以及我跟 Facebook 的关系有所帮助,但结果恰恰相反。”

  首次被提及的新信息是一份保密协议。Kogan 的数据搜集开始于 2013 年,但前期并没有任何数据保护措施,不用任何协议他就可以取用。

  2015 年有英国媒体报道了 Kogan 和他的应用。随后 Facebook 和 Kogan 拟定了一份保密协议,根据 Facebook 对 Business 提供的信息,这份协议中 Kogan 承诺会删除数据并不会滥用。

  Kogan 在听证会上承认保密协议的存在,但他拒绝提供更多信息。议员多次询问后,他的律师递给他一张字条,随后 Kogan 说:“你们去问 Facebook 吧”。

  在他的证词中,Kogan 说已经为数据泄露做了补救措施,在 Facebook 要求删除数据后就立即执行,并且检查了所有工作流程。“这些工作都是在 2016 年上半年做的。”

  他也辩解说自己搜集的数据和大选并没有关系。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被指在 2016 年帮助特朗普团队竞选,提供精准广告的服务。

  Kogan 说 Facebook 本身就有更好的投放工具,没有必要用他搜集而来的工具。“我觉得这(数据用于大选)不大可能,这些数据当时就已经被证明没多大用。……如果目标只是在 Facebook 广告中实现精准投放,这个项目没有多大意义。”

  扎克伯格此前在美国国会的听证会上表示这是一次巨大的错误,Kogan 认为 Facebook 积极认错的姿态非常虚假,说扎克伯格是“伪君子”。

  在周一的一次采访中,Kogan 说“有成千上万”的应用都在做同一件事,但 Facebook 都没有去追究,自己只是个替罪羊。“Facebook 在转移注意力,他们把故事说成,这里有个流氓间谍,他挪用了数据。”

  Facebook 公布,有 8700 万用户隐私数据受到影响。Cambridge Analytica 公司否认了这个数据规模,说只有 3000 万的用户数据被共享。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Cstor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