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时代:向林彪同志学习数据分析

[日期:2013-07-10] 来源:比特网  作者: [字体: ]

  以前看书,听说过林彪从红军带兵时起,身上就有个小本子,上面记载着每次战斗的缴获、歼敌数量。每次打完仗,林彪就亲自往上面添加数字,并为之沾沾自喜…..令人感觉得到这个李四光父亲的学生,23岁任军长,25岁就当军团长的人,似乎有点小气。

  前些时候读程光《往事回眸》,却了解到另外一个故事:

  1948年辽沈战役开始之后,在东北野战军前线指挥所里面,每天深夜都要进行例常的“每日军情汇报”:由值班参谋读出下属各个纵队、师、团用电台报告的当日战况和缴获情况。

  那几乎是重复着千篇一律的枯燥无味的数据:每支部队歼敌多少、俘虏多少;缴获的火炮、车辆多少、枪支、物资多少….

  司令员林彪的要求很细,俘虏要分清军官和士兵,缴获的枪支,要统计出机枪、长枪、短枪;击毁和缴获尚能使用的汽车,也要分出大小和类别。

  经过一天紧张的战斗指挥工作,人们都非常疲劳。整个作战室里面估计只有定下这个规矩的司令员林彪本人、还有那个读电报的倒霉参谋在用心留意。

  1948年10月14日,东北野战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仅用了30小时就攻克了对手原以为可以长期坚守的锦州并全歼了守敌十余万之后,不顾疲劳,挥师北上与从沈阳出援的敌精锐廖耀湘基团二十余万在辽西相遇,一时间形成了混战。战局瞬息万变,谁胜谁负实难预料。

  在大战紧急中,林彪无论有多忙,仍然坚持每晚必作的“功课”。一天深夜,值班参谋正在读着下面某师上报的其下属部队的战报。说他们下面的部队碰到了一个不大的遭遇战,歼敌部分、其余逃走。与其它之前所读的战报看上去并无明显异样,值班参谋就这样读着读着,林彪突然叫了一声“停!”他的眼里闪出了光芒,问: “刚才念的在胡家窝棚那个战斗的缴获,你们听到了吗?”

  大家带着睡意的脸上出现了茫然,因为如此战斗每天都有几十起,不都是差不多一模一样的枯燥数字吗?林彪扫视一周,见无人回答,便接连问了三句:

  “为什么那里缴获的短枪与长枪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

  “为什么那里缴获和击毁的小车与大车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

  “为什么在那里俘虏和击毙的军官与士兵的比例比其它战斗略高”?

  人们还没有来得及思索,等不及的林彪司令员大步走向挂满军用地图的墙壁,指着地图上的那个点说:“我猜想,不,我断定!敌人的指挥所就在这里!”

  随后林彪口授命令,追击从胡家窝棚逃走的那部分敌人,并坚决把他们打掉。各部队要采取分割包围的办法,把失去指挥中枢后会变得混乱的几十万敌军切成小块,逐一歼灭。司令员的命令随着无线电波发向了参战的各部队….

  而此时的廖耀湘,正庆幸自己刚刚从偶然的一场遭遇战中安全脱身并与自己的另外一支部队汇合。他来不及休息就急于指令各部队尽快调整部署,为下一阶段作准备。可是好景不长,紧追而来的解放军迅速把他的新指挥部团团围住,拼命攻击,漫山遍野的解放军战士中,不断有人喊着:“矮胖子,白净脸;金丝眼镜湖南腔,不要放走廖耀湘!”

  把对方指挥官的细节特征琢磨到如此细微,并变成如此威力巨大的顺口溜,穿着满身油渍伙夫服装的廖耀湘只好从俘虏群中站出来,无奈的说“我是廖耀湘”,沮丧的举手投降。

  廖耀湘对自己静心隐蔽的精悍野战司令部那么快就被发现、打掉,觉得实在不可思议,认为那是一个偶然事件,输得不甘心。当他得知林彪是如何得出判断之后,这位出身黄埔军校并留学法国著名的圣西尔军校,参加过滇缅战役,在那里把日本鬼子揍得满地乱爬的新六军军长说,“我服了,败在他手下,不丢人。”

  取得这场重要战役胜利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居然出于获胜方的统帅夜半时分,对一份普通遭遇战之后的战报的数据分析,来源于他“从红军带兵时起,身上有个小本子,上面记载着每次战斗的缴获、歼敌数量”的优良军事素养

  数据的积累、数据的挖掘,分析、归纳、整理,是一支优秀团队所必须俱备的基本素养,没有它,你永远是匹夫之勇。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2)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第 2 楼
* 老衲爱上树 发表于 2013-7-17 11:20:52
原来林总才是大数据和数据挖掘的鼻祖
第 1 楼
* 匿名 发表于 2013-7-10 18:27:51
我擦,这也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