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大数据时代的创新模式实录

[日期:2013-11-18] 来源:新浪财经  作者: [字体: ]

  “2013(第十一届)中国企业竞争力年会”于11月15日-16日在北京召开。酒仙网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郝鸿峰;人人贷创始人合伙人杨一夫;天弘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部总经理李骏出席了“大数据时代的创新模式”圆桌讨论。

  以下是文字实录:

  大数据究竟是什么,它能做什么,它又能改变什么,我觉得一会儿我们在这个话题中去讨论这些问题。

  首先我想嫩不能请三位比较感性地举一举自己在商业中的例子,来跟大家增加一下对大数据的感性的认识,大数据就近是什么,结合你们的商业实践。

  李骏:刚才提到了,我们在整个余额宝和增利宝的运作过程中,其实确实运用了很多大数据的成分。提到大数据,我觉得首先是我们在这个运作过程中,跟传统的基金的运作确实有很大差别,传统基金你很难去想象,提前基金经理能知道什么时候有多少人走,什么时候有多少资金来。但是在余额宝限时运作过程中,我带领的数据分析跟投资人预估的小组,天天就会感受到全国的现在已经近三千万人的用户,很多小行为。比如说我举个例子,我们可以看到每月的月底,大家在还信用卡、水电煤的缴费,可能它的消费会增长。也能够看到全国多数的公司在5号左右发薪,我们的产品在5号左右有比较多的增量资金涌入,所以可以说大数据的应用,已经彻底改变了整个货币基金在个人消费者的群体中的投资的行为。我们的基金经理王登封德夫人前几天刚刚给他填了个宝宝,在传统的货币基金中一个管一千亿资金的基金经理,他在平时忙得一塌糊涂,但是我们在通过大数据的分析,其实基金经理相对来说,他面对的投资环境是非常宽松的,他甚至有时间去陪老婆产检,他可以在自己的手机上看到明天的投资人是怎么样的,甚至未来一个月、未来一年资金的流入是怎么样的,资金的流出是怎么样的,他甚至可以用一个月时间跟很多银行机构询价,询一个月以后投一百个亿出去。这个跟传统的上午10点半确定,10点之前大家紧张的报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自己感觉是大数据的应用,既改变了我们整个产品的特制,也改变了整个产品的投资。

  主持人:使我们的生意更精致了,投资更清且了,下面是郝总。

  郝鸿峰:关于大数据我们非常直观的一个感受,是我们最近在和这些广告推广过程中,我们发现在过去在门户网站买一个固定的通栏,可能一个月需要几百万,但是我们通过大数据的分析,我们只对那些对酒感兴趣或到个酒仙网的这些消费者定向投放广告的时候,我们发现只用了5%到的10%的广告费,就可以起到过去一样的效果。因为酒类的销售,占到社会在超市零售的比例,大概在3%到5%,也就是说我们在一个门户网站上投放广告的时候,有90%以上的是浪费掉的,他是对酒不感兴趣的,所以我们通过大数据的技术方面的工具,可以有效地切实地降低我们大量的市场费用和广告投放费用,谢谢。

  主持人:双1111时候,酒仙网卖了2.2的亿,原来我们计划是多少?

  郝鸿峰:我们原来的计划是保底要做到两个亿,力争做到三个亿,后来还是基于消费者体验的各种原因,还是恰恰好更好。

  杨一夫:现在大数据这个词很热,我觉得这个词里最重要的是什么?其实数据一直都有,中了还是这个“大”字,就是什么样的规模可以称为大数据。现在大家虽然都在谈大数据,我觉得没有人可以很确切地把这个东西定义出来,到底数据量大的什么程度或者什么样的数据就可以称为大数据。我有一个很直观的感觉,可能原本不被应用的一些数据,或者说原本可能跟你的希望区市县的一些功能差异很大的这些数据,你给它整合起来,找到了一种方式,能够帮你去做一个决策,去很有效地指导你去做一个实现你目标过程中一个决定的时候,我觉得这个可能是一个大数据,我自己的感受,我说得可能也不是特别清楚。

  我举一个例子,现在互联网对大家生活方式的影响已经越来越深了,在最初的时候你使用互联网过程中,只是把它作为一个门户或者作为BBS发一些帖子,回一些帖子,在这个过程中世纪还是更虚拟的世界。这个世界跟现实的世界的隔离是非常开的,但是现在随着社交的互联网化,各种各样的传统行业跟互联网的融合是越来越高了。在融合过程中虚拟世界相对于现实世界又有一个什么特点?它的所有中间的行为,你在互联网上所有的行为都是可被记录的。就像在现实生活中你整天所有的行为全都是能够严格被记录的话,中间可挖掘的东西是非常多的,当然这里面可能有一些法律或者道德上的问题,这个抛还不谈,咱们只谈技术的话,你在互联网上所有的行为严格来讲都是可被记录的,也一定是有一种方法,能够去找到这样的数据的使用方法的。比如说作为跟我们行相关的,比如视信用评价的事情的话,比如说一些很不相关的事情,比如说你在填一个借款申请表的时候,你用的是大写小是小写,你的联系方式第一遍填的是正确的还是虚构的电话,等等这些看起来可能并没有那么直接相关的数据,其实都能够整合到一起,形成一个风险评价去使用。包括其实在美国硅谷已经有一家公司,利用很复杂的算法,包括你出现在什么样的新闻里,这个新闻本身是正面还是负面,同样出现在新闻里的人是什么情况,你平时的通讯记录里面都会跟哪样一些人联系,你的消费记录是怎样的,你的移动社交或者社交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好友,用一系列看起来没有那么多关系或者说很庞大的一些东西,用很复杂的算法总统能够酸楚一个人的社会地位,他的消费习惯等等,帮助商家去进行一些精准营销。我想这个其实也是说,给我们一个什么启示?未来的信用评价,大家知道银行信用审核过程中风险评估有十几个到几十个这样的变量作为一个支撑,去评价一个人的风险。但是未来到互联网时代,这个评价模型可能有几百个甚至上千个,这个才是真正的大数据。

  主持人:杨总能不能换个方式总结一下,原来有句话说叫人在做天在看,当互联网深刻地融入到人们的生活当中的时候,应该是人在做互联网在看在记录,所以你就为你的金融提供了一个信用评价的基础。

  杨一夫:互联网的功能就是把原来不可被记录的数据变得可被记录了,去实现这些数据的价值。大数据时代刚刚开始,没有人完全明白了这些数据应该怎么去使,还是应该在看到未来有一天我们可以去使它,而且我们已经猛攻把它记录下来的时间点。

  主持人:有一些嘉宾是专门来听互联网金融的,你这些数据的来源是哪儿?

  杨一夫:首先我刚才讲的话,大数据是什么,我们不认为我们应用了大数据的很多技术,因为大数据还没有做得很明白。因为包括我前一段时间去美国,包括跟硅谷的一些公司,包括跟P2P借贷行业做了一些交流,他们对大数据也在观望的阶段,也没有在很理想的状态下把大数据的技术完全使用出来。目前还是针对性更强的一些方法,只不过利用互联网这样的一个方式,可以比较有效去降低交易成本,包括可以会很有效去形成一些常委效用,整合一些社会上的碎片资金,算是这样的一个过程。

  主持人:总但地总结一下第一轮各位嘉宾的回答。李总举个例子是说通过大数据的使用,我们提高了投资的决策的效率,也提高了管理的效率。酒仙网实际上降低了我们的交易成本,人人贷是通过当率的使用降低了交易风险。这是刚才第一轮回答,目前在座的嘉宾的企业利用大数据已经做到了什么。

  下一轮提问,下一步想利用大数据做什么?

  李骏:我感觉大数据这个话题确实很大,我就把它缩小一点。因为我们现在我自己作为天弘基金互联网金融产品部总经理,实际上是带着一个数据团队,在分析整个这些用户的数据,包括有一些目标客户的数据。首先我应该先说一下我们为应用大数据线做了什么。大家一提大数据,好像这个数据已经在那儿了,而且处理起来好像很简单,其实这个数据这个东西,就是大所以不同,大数据的应用的难度是非常大的。我举个例子,我们在余额宝的实际交易中,现在积累的这些历史数据,确实是非常丰富的,但是一方面是客户量巨大,另一方面交易的单数、交易的单数非常大,笔数非常小,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想去比较好地分析这些海量的数据,其实我们投入了大量的资源。大家可能看到了报道,我们双11的时候,双11之前在10月底  已经整个直销和销售系统都上了拉力云,双11的时候我们超过四百台的服务器来支撑。基于这些数据我们去干什么?我们现在做一个小课题,我们现在也在研究,因为之前整个余额宝实际上只是对阿里系内个人的客户开放的,包括个人的卖家,实际上出于流动性风险管理的考虑,我们是对它的天猫[微博]的商家包括一些大的B类商家是没有开放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是吸取了传统的一些货币基金在流动性管理上的一些问题。因为传统的货币基金  统计过,个人投资者平时进出的比例每天只占资金净资产大约2.2%,而机构投资者占7%多,为什么货币基金经常到了资金一紧张的时候就出现风险?其实也是因为大量的机构投资者进出,他的套利行为对基金整个有个冲突,但是它使得所有客户都  了风险的干扰。或者说是用另一种口径来说,不让机构投资者的超高流动需求来降低本来应该属于个人投资者的投资回报。现在我们既然决定去,还是对商户有一定的开放,因为毕竟他也是一个机构投资者,他的资金进出都会比较大,所以我们的大数据中心跟阿里的BI一起都在做这个分析,什么样的商户对他开放了以后,既不影响一般投资人的流动性,反而一般投资人的流动性是有利的。我举个例子,刚刚过去的双11大促,它确实是成交了350多亿,实际上个人投资者在花钱的同时,很多买家、商户他是在收钱的,这个过程中其实如果你把我得好,很可能让你的资金池子更加平稳,如果更加平稳的话投资一欧的稳定性、高效性就能更好地得以保证,而不是受机构投资者的进出降低投资的收益,所以我带的项目组现在就在做这个核心的课题,如何从数据上来区别不同品类的卖家,他们的帐期,他们的平时收货和发货的这些具体的资金流程分析,包括限额的设置、限多少有可能会,最终能使得既达到平缓的效果,又不受流动的冲击,这个对于流动的管理,对于产品的每一步的改造,现在每一步改造都是大数据现行的,这个课题从上星期开始,现在已经半个多月了,估计有半个多月,应该能有一个大概的成果。

  主持人:天弘基金的愿景是早日成为第一家过万亿的基金,是吧?

  李骏:我们想的还是已经实际,现在已经有三千多万的个人投资者把信任托付给我们,我们做每一件事确实感觉责任的重大,我们希望每每个改动推出之前,做最充分的分析,让推出来的东西就是精品,推出来的东西绝不会影响到客户,把这种责任感放在第一位,所以我们也是投入了巨大的资源。包括和阿里,两边的数据分析人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主持人:我们已经做成的事和想做的事关联性非常强。像刚开始提到的更深入地把这些数据为未来更精确的投资管理的水平提供服务和参考。

  李骏:昨天其实我在经验协会跟行业的几个产品设计的人员和基金经理进行交流,他们说这个太可怕了,他们作为一个传统金融行业,他们还没有BI这个岗位,说天弘已经在产品设计之前,就和阿里的BI一起,确实我们的跟阿里一起在做大数据分析了,他们觉得这个将来可能是个非常厉害的武器,我们也希望通过这个,根本上目的还是不对之前的用户流动性的管理造成影响,并且反而对它的流动性的平稳,能够有更好的影响。

  主持人:你们在通过大数据的挖掘,去进一步强化自己在商业模式上的领先地位。

  下一步用大数据做什么?

  郝鸿峰:我们用大数据为我们的上游客户,我们的酒厂,能够提供它在全国的销售分布的热力桶。我们能清晰地知道杜康或者顺和它在全国的哪一个地区某一段时间卖得特别好起来了,他就可以有意识地在这个区域进行加大市场投入和在这个市场进行做一些招商的工作,让他这个品牌在当地的启动,可能会更加有效。第二,是关于数据部门在给我们的消费者,更我们的会员推送相关的产品的时候,我们的精准性。比如说经常喝茅台的消费者,我在给他推荐产品的时候,我就给他推荐同一个类型,比如说酱香型的酒,从而能够让我们的市场推广更加精准。这是关于经营以外的另外一个话题,我们前段时间在思考一个什么问题呢?大数据可能对我们人类,比较大的一个贡献是什么呢?让一个会思考的或者有道德的机器人(40.270, 0.92, 2.34%),可能就会诞生。因为当一个事情,当一个机器它遇到这样一个问题的时候,它就会来搜索遇到这样同样的问题,80%的人会怎么思考,它就会让机器人思考和道德变成了可能性,谢谢。

  主持人:郝总在用大数据向他的客户服务。

  杨一夫:我们最终的目标肯定是希望通过对方只给我们一个身份证号,我们就可以通过我们的一些方法,当然这个过程中肯定是用了一些大数据的技术,能够去很实际的或者很精确地评估一个人的风险,他到底适合给他一个什么样的恶毒或者他违约的概率有多少,这个实现起来还是有很长的路要走的。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一直在围绕积累数据做一些工作,这块我其实会重点讲一下我们如何做这些工作。我先介绍一下人人贷,是2010年上的线,在最初交易量是很低的,我们也更加试图把国外的模式搬过来,拿国外的这些P2P怎么定位客户我们就怎么定位客户,我们去服务他们。实际上在国外做的是一些跟银行接触度很高的客户,在中国有一些现实条件让我们没办法做,比如说首先对这些客户来讲,他对于成本的承受程度是很低的,对于这样一些情况,我们在资金成本上又每法跟传统企业竞争,我们又没有一个风险评价体系,又没有商业化程度很高的征信局。所以我们就做一些跟银行有差异化的,中部以下的客户,在这个过程中你验证一些数据其实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在2011年的时候吸收了一些行业里边比较优秀的人才,又创立了另外一家公司叫有信,也是在全国布一些销售服务的网络,这些网络其实一方面它是销售网络,一方面它也是服务网络,更重要的一点,它其实起到信息收集、整合、验证核实这样的工作,这跟美国在真正三个主流征信局是一样的,形成了美国比较完善的征信体系。我们在落地的这些门店就是在收集资料、验证资料、核实资料。另外一个是关于我们的审核方式,目前对于信用贷款的审核方式,世界上主流的审核方式有两种,一种是基于信贷源的经验,还有信贷源人的能力的技术,比如德国的IPC、法国的推峰集团等等,这种技术很成熟,也在欧洲很好用,而且在违额率是非常少的。另外基于系统的审核方式,其实像美国做得比较好的机构,其实都在勇这样的前端销售加后端集中审核的方式。我想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在欧洲这样的一个市场上,单个国家的市场体谅都不足够大,疾雷不起能够足以靠数据解决问题的数据量,所以为什么说在欧洲这样的一个国家,宁愿大家去培养信贷员,去培养周期很长、运行成本也很高,而不采用以数据为核心的技术。反过来在美国,我们看到整个市场体谅是很大的,他们有信心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积累起足够大的数据驱解决问题。在中国的信贷市场,未来只会比美国大,不会比美国小,在这样的情况下,实际上我们从一开始就采用了集中审核的方式,宁愿在初期的时候可能会丧失掉一小部分的违约的承担的风险,也是在用集中审核的方式。实际上集中审核的方式,能够很有效地把数据给记录下来,而且在这样的过程中,你去挖掘它的过程中,你的数据是很统一很干净的,方便你做进一步的数据挖掘。基于这样的过程,我们在最开始的时候,每个审核员每天只能字大概两到三个案件,到现在为止已经基本能够处理十到十二个。这个里边数据和流程已经起到非常到作用,而且从实际的违约率来看没有本质的区别,这个也是我们觉得取得了一定的成绩。未来向不丰富数据积累,包括我刚才谈到的数据积累还并不完全是大数据范畴的数据,更多还是信用审核的数据,未来也讳疾忌地探索一些刚刚谈到的社会化的信息,社交网络上的一些信息,整合到这样一个风险评价体系里来,让风险体系能够更加有效、更加精确,更加融入一些纬度,未来能够在效率更高的情况下,更少地参与人工工作,更快的评估出信用风险。

  主持人:你们更多的是做外部数据横向的关联、沟通和整合,为金融业务更强有力的支持。

  杨一夫:时间虽然是落后了很久,但是也一个词叫后发优势,并不是说我们就一无视处,因为  征信体系走到现在,虽然说发展只有十一二年的时间,但是实际上在这个过程中,已经看过了美国欧洲都是怎么走过来的了,所以他在地层的一些数据的保管是很完善的了,甚至在美国还有一个很另新的概念在里面,为什么我们还是很落后?因为碎片化程度是很高的,这个过程我相信可能未来会有一个特定的时间点,在过了这个时间点之后,会有一个爆发式的改进跟进步,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之后,我想可能大数据的应用会变得更加有基础,因为你的一个很地层、很基础的数据已经百摆在这儿了,你可以进行一个改良和优化,这是我很期待的。

  主持人:要感谢互联网,因为大数据这个概念,从概念到实践,实际上我们跟欧美成熟经济体差距并没有那么大,不像互联网,像原来的能源革命、工业革命差那么久。目前我们在诗句大数据做进一步的商业模式拓展过程中,确实遇到了一些瓶颈。你刚才说的外部数据的横向联合可能就是一个平静之一,因为奥巴马政府很早和横向沟通部门的数据整合在一起用了,我们现在还是分散的,电信数据在电信商手里,商场消费数据在商场,银行的信贷数据在银行,需法实现横向的整合。未来我们在用大数据,在为我们的商业服务的时候,还有那些平静?

  杨一夫:现在谈苦恼我觉得时间还比较早,因为我觉得首先我们现在还没有很明白我们的所有数据,如果我们积累的足够多之后,我们具体应该怎么去用,及时在美国在硅谷也没有人想得很明白,其实也都是在探索的过程。

  确实现在的信息很多分着不同的部门用行政手段管理,所以你怎么把它们都获得到,把它们怎么用起来,这是很难的。所以我为什么说一定爱期待那样一个时间点的到来,我们觉得至少在我们这个领域,可能才是有一个更好的基础,去运用大数据的过程。你想现在比如说你的征信信息在洋行中心,你的水电费的信息在一些供电局,供水局这样一些行政部门去管理,你的一些午夜费的缴费情况分在物业公司上,整合程度还是很低的。我们有信就是在用很土的方法在做验证,比如陪着客户去银行打一个明细单等等。我们也在寻找中间的,如果我们能拿到这些东西,我们应该怎么样去用,在没想明白之前,很难谈烦恼。

  主持人:信息的分散可能是未来的一个问题。

  郝鸿峰:关于大数据对我们垂直点上公司来讲,我们数据的数量还不足够大。之所以叫大数据,是因为它足够大的时候才会产生一定的价值,当数据不够大的话,去运用它可能跟我们想象的还有一定差距,所以我们现在就开始重视了,我们公司有专门的数据部门在积累这些数据,同时我们希望我们这些数据,在分析过程当中更多的智能化。也就是说当他买茅台的时候,是不是推荐一瓶更高档的红酒,是不是买了茅台之后,还可以推荐一些相关联的产品,这些潜力还有待挖掘。

  李骏:我说一下我们在大数据应用这个团队的建立的时候,这个过程中的两个困扰。第一个最大的困少,其实还是人,作为传统的基金行业,可以说之前没用过,对大数据的分析有个概念,就是觉得这东西肯定是要好好应用的,那怎么办?人从哪儿来?当时其实海量的招聘和面试,就发现找到一个合适的人确实特别难,后来因为我们自己的经验也还是不足充分,那怎么办?最后我们就采取了一个快刀斩乱麻的方法, 因为毕竟在中国几个④的巨头,百度[微博]、阿里、腾讯在大数据应用上是比较牛的,当时我们就定了目标,希望从这三个里面的数据分析人员或者相关的数据分析人员能找带团队的人,实际的情况是我们找来了一个过去在好乐买,在网上卖鞋的公司的数据分析的核心人员,并且融入的过程中又出现了很多的问题。因为他过去是电商行业的,他对数据的这些分析确实很有自己的思路,非常行云流水,但是如何跟进的业务相结合,其实还是遇到了很多挑战。于是我们就成立的是一个跨部门的小组,应该说我自己和他的工作配合,其实就是体现了一个,一个是提问题找方向,他来最终解决问题,他最终也渐渐带出了自己的团队,这样的话起码现在觉得在人才这一块,因为毕竟还是要充分信任和充分给予专业的人才以比较好的空间。另一方面你也得对他的业务,毕竟他是对现在所在的这个行业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新的挑战。这种业务的结合,是需要一个磨合和引导的过程的。其实第二个挑战跟第一个有一定关系,对于大数据,大家看到了一点点应用成果以后,各个部门都特别的期望它能够做出很大的贡献,应该说期望是巨大的。因为天弘作为第一家依靠互联网销售基金取得了比较大成功的公司,其实大家有很多背后看不到的东西,因为大家熟悉的双11的大促,背后有如此大的交易量,大家可以想像,比如说客服,你究竟要招多少客服?传统的基金公司都是客服坐席,你说申请十个、二十个、哪怕一百个,你要有一个预估。余额宝究竟需要多少客服,跟传统基金公司想法文化不一样。传统基金公司是想我跟银行是一个路子,银行都是单路的,但是互联网的特点是一下子会有一个很高的高峰,在双111交易中,第一个时间就占到交易量很大的部分,大家都是抢秒杀品,这样的话究竟怎么用,它需要有个很柔性的设置,并且需要理性的指导。柔性的设置可以通过管理,比如有外包的客服、支持云客服,但是层级怎么设置,设置多少?这是一点。再比如说,最现实的,双11到底会花多少钱?投资迫切地需要说你赶紧给我一个数值,甚至在上线初期,5、6月份他们就开始找我要说双11的时候爱留多少头寸,每个部门几乎是大对大数据的应用,给予了特别大的期望,但是毕竟团队和应用都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很难说一下子满足大家的需求,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我们最后一方面是希望选择一些重点应用做突破点,比如说尤其是像投资,包括IT五设备的投入,包括客服人员的岗位的设置,定了这么三个最核心的课题,在团队的磨合过程中,对这几个方面进行了着重的建模、分析,进行了研究,最后应该说在这个基础上逐渐地去扩展和丰富它的应用,来形成现在对数据分析综合应用的体系。

  我觉得人才的瓶颈,可能在这个里面对于我们基金行业接触大数据来说,确实是一个比较明显的瓶颈,它和需求的迫切形成了一个非常尖锐的矛盾。在这个过程中当然你如何能够每一个阶段都能给团队一个比较好的产出,让大家也都能看到一个科的成果,在中间的管理过程中,这些我们还是付出了比较大的努力。应该说作为金融行业或者说在基金行业第一个设置这种部门和进行这种分析的探索过程中,我们觉得我们最大的感受就是刚才这两个矛盾,这两个矛盾还是非常突出的。

  主持人:应该说乐观更多于困惑。下一步包括数据的打破、垄断,实现共享,包括人才、管理模式挑战,慢慢会随之而来。刚才郝总提到了,大数据时代,未来有没有可能从所见到所得到所知到所得。大数据对整个人类消费的模拟,越来越趋向于那种真实,它甚至可以预测你的未来的销售,下一步环节我们可以大胆想象一下,未来大数据的业务到一定成熟阶段以后,我们能不能实现所思即所得。现在计息是按日计息,未来能不能实现按时计利息之

  李蔚:这个挑战还是比较大的,应该说按日计息,每日把收益发给客户,这个已经是在现有的体系下已经是做了比较大的改变了。至于说畅想将来有没有可能基于大数据分析出更多的,我自己感觉余额宝跟其他的基金产品有很大很大的不,因为以前的基金产品特是一个法律文件,比如说100多页,报到证监会就完了,剩下的话所谓的产品部的职责就是只管生孩子,交给市场部去卖好了。但是我们觉得现在我们的整个过程中,它实际上产品的职责发生了一个改变,既是要求管生孩子,又要管养孩子,所以对于这个产品,应该说我们产品部是在后期的产品改造中,投入了巨大的精力。我也畅想一下,我自己去杭州经常出差,现在我去杭州出差基本上已经不用带现金了,因为下了飞机打车的话,所有微信车队的司机们可以拿余额宝付款。我到西湖边上有一些店可以支持所谓的新的消费模式,就是我直接在支付宝[微博]的手机钱包里面点一下我想要的菜,我和同事到哪儿就是吃,在支付宝里点的菜就是已经付过帐了,用这种方式消费的话,还打折扣。这个一方面从基金层面改变的是基金的属性,它使它一个投资属性变得叫基金融入生活,实际上我们通过这么一个金融产品,来把老百姓的生活和它的投资属性做了一个非常好的结合,所以我们现在很多所谓的宝粉,我们那个叫增利宝,宝粉天天分享的快乐,我觉得都是能看得见的、摸得着的生活化的快乐,所以我觉得余额和支付宝的手机钱包给大家带来的体验和感受跟过去的基金产品有很大差别,它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变革了,以前是很难想象,一个基金产品能够这样融入老百姓的生活。当然可能跟这个话题没有多大关系,我自己在这个里面确实也是非常感慨互联网技术给我们带来巨大的差距。我去协会开会,他们给我讲了一个,说以前基金产品的客户或者协会的信访街道天天都是骂街的,因为一般的赚了钱他就不会去反映自己的声音了,说协会接到了好多表扬的信,说有的还特别感人,比如说有一个安徽的小姑娘,他就写了一个,说他是一个留守儿童,他爸爸妈妈都到上海去打工了,说奶奶带着他,爸爸妈妈给他打了一个电话,说在上海买了余额宝,买了一万块钱,每天在手机上都能看到一期多钱的收益,觉得非常高兴,然后并且打了个电话给他奶奶说孩子长身体呢,一定要不能亏了孩子,一定给孩子早餐卧一个鸡蛋,他把这个话歪歪扭扭地写成了一封信,当时协会的人很感动我们也很感动,我们把这个要来给我们投资的团队、客服团队进行分享,大家觉得这种互联网和大数据的作用,整体上改变的确实是我们之前不可想象的地步。它整个创造的是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我自己确实觉得它已经是一个巨大的变革了,并且我们现在很有幸融入在了这个变革中,很有幸我们就是这个变革的制造者和参与者,这一点我和我的团队都感觉非常荣幸。

  主持人:郝总,你最先提出所思即所得,你跟我们分享一下。

  郝鸿峰:在未来我们希望大数据在我们公司的应用,因为大家知道垂直电商挣钱是非常难的事情,点上本质上是零售行业,零售的本质就是要省钱,就是要控制成本,我们希望在未来我们对大数据的应用能够更多一些,能够使我们的市场费用的成本更低企业的运营效率能够更高,我想应该在下一年的时候会起到一个非常大的作用。

  杨一夫:我们现在做一个信用审核还需要一到两个工作日,这中间我们给予了很多数据和流程,但是中间人的工作还是必不可少的。其实刚才我进来的时候正好听到上一个论坛的最后一点时间,也讲到互联网未来是水电,这个观点我挺同意的,包括互联网金融大家都在讲,其实我觉得最终不太会有再过个五年十年,不会有互联网这个词,因为所有的金融一定是或多或少以互联网为载体的,这是一个很自然的事情。所以我觉得在未来,我们一个很核心的关切,确实希望通过很远程的方式,只要我们知道你是谁,我就马上能告诉你的信用什么样的,是不是能够借一千块钱在酒仙网上买一瓶茅台,我们就可以马上借给你一千块钱,我觉得这个是可以想象的事情。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elainebo | 阅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